最难忘的一件事四年级作文400字,作文《难忘的一件事》?

第一章 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1999年10月9日,星期六,下午2点多,我写了辞职信,离开了xx县园林场

徐志摩的诗中说“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可是,我带走的却是沉甸甸的心情。

我放着事业编制不要,偷偷地辞职,我不敢想象父母会是什么反应。

在我眼里一无是处的工作,在父母看来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工作。

有编制,对外说起来,大小是个国家干部;不累,没有多少事可做,比天天去农田里干活轻松多了;还有工资,在他们的观念里,机关干部的工资比企业工人的工资强多了。

我进了园林场,成为国家干部,给他们脸上增光不少,他们感觉在别人面前很有面子。也许,他们心里会想,“看,我儿子在县林业局上班了,是国家干部了。”“每月有工资,工作很清闲,比不上学的强多了。”

可是,我却偷偷辞职了。我想,父亲可能会勃然大怒,大骂我一通,甚至会动手打我吧。

父亲一直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虽然我是男孩,一般人家都会拿男孩娇一些,但是父亲对我却是严厉有加,对我两个姐姐反而不那么严厉。我从小就非常害怕父亲,要具体说父亲揍过我几次,我却没有太深的印象,但就是怕他。

小的时候,父亲训我都是背着我爷爷和我奶奶,因为守着他们,父亲训不了我两句就会被爷爷奶奶教训一通。所以,我要是犯了错,一般是寸步不离开爷爷奶奶,晚上也要跟爷爷奶奶一起睡,等过几天估计父亲不那么生气了,才敢和他单独相处。当然,这些伎俩是骗不了大人的。有些事即使过去很久,父亲有时还是会训我,但我觉得只要不打我、不骂我,低着头被父亲训两句也没什么。

我慢慢长大了,爷爷奶奶也去世,没人护着我了,父亲也很少训我了。原因我觉得有三个:一是我初中、高中都在外上学,平时回家少,即使回家,在家待的时间也不长,犯错的机会很少;二是在学校里面,我是既听话、学习又好的孩子,不惹事、不犯错,每学期都拿奖状回家,父亲怎么会训我呢?三是母亲给父亲说“儿大三分客”,孩子大了,就不能张嘴就骂、抬手就打了。特别是我考上大学后,我感觉父亲温柔、慈祥了很多,有时候我说一些事情,父亲都是很认真的听,即使我说的不对,也没有着急生气地训我,一般是和颜悦色地对我说“你说的不对”,然后给我讲我为什么不对。

这一次,父亲会不会大怒?会不会揍我一顿?我心里没底。我知道自己作的有点大。偷偷地辞去机关单位的工作,这不是小事情。

所以,我要先避一避。

二姐和二姐夫在济南西市场做生意,卖小百货。我想好了,先去他们那里住一段时间。

第二章 弥天大谎

从园林场出来,我蹬着自行车向济南方向骑去。

我从没有骑自行车去过西市场。交钱过了黄河浮桥后,我开始问路,骑一段,就问一次。

从园林场到济南西市场一共30多公里,路不熟,加上红绿灯多,我骑了近3个小时,快到5点的时候,才到了济南西市场。

市场5点关门,我赶紧放下车子,找到了二姐和二姐夫的摊位。二姐和二姐夫正准备收拾摊子,看我来了,有点惊讶,问我怎么来的,我说骑自行车来的。我说,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回家再说吧。

我帮他们用一个大篷布把柜台盖上,然后我们一起走着回到了二姐和二姐夫租的房子。好在他们住的地方距市场不算远。

回家的路上,二姐买了一根大红肠、半斤猪脸肉和两个青菜。到家后,二姐一边做饭一边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辞职了。

二姐说我太冲动了,辞职这么大的事该和父母商量一下。我说要是商量,就辞不了职了。

我把在园林场的寂寞孤独无聊,包括我的心里的恐慌感,都告诉了二姐和二姐夫;我还说了工资的事,不按时发,还只发80%。我说在那里看不到未来和希望。

二姐说一会儿出去给父母打个电话,给他们说一声。二姐夫说:“今天就不要说了,你现在给他们说了,今天晚上他们就睡不好觉了。”“反正都辞职了,想想明天怎么说,让他们少生点气,别那么着急才是真的。”

二姐炒了两个青菜,切了红肠和脸子肉,弄了四个菜。二姐夫问我:“喝点吗?”我说:“喝点。”

二姐夫打开一瓶兰陵大曲,我们边吃边喝,谈论的话题就是如何给我父母说我辞职的事,怎么说才能让他们最容易接受,最好是让他们觉得应该辞职,辞职比在园林场待着更有前途、更好。

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必须“撒谎”。

二姐、二姐夫还有我,我们脑洞大开,最后编出来我辞职的理由有三条:一是我上大学谈了一个女朋友,以前一直没有告诉他们。现在女孩子要考研,并且考上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我不考,就不会有机会了。具体是谁,就安在了我有好感并且要考研的女同学身上了。二是我和我大学的老师打电话联系时,我的老师鼓励我考研,并且愿意当我的导师。老师还说要是我能考上他的研究生,他能想办法把我留校。三是园林场发不出工资来,即使能发,也是发80%,具体什么时候给发工资,不一定。园林场去年也有分进去的大学生,也是辞职走了。

第一条、第二条理由,当然都是假的。没有所谓的女朋友,也没有什么老师鼓励我考研,想办法让我留校,更是子虚乌有。但是,我和二姐、二姐夫我们感觉这样说,父母可能对我辞职好接受一点。第三条,有真有假。园林场发不出工资是真,去年分进去的大学生辞职是假。园林场已经好多年不进人了,更没有辞职的。

父母他们在村里,是真是假,他们根本打听不到。

商量好给父母的解释,我的心情也好多了。我和二姐夫喝了那一瓶兰陵大曲,我还想喝,二姐不让喝了,我只好作罢。

第二天早上,二姐和我在外面的公用电话亭给父母打了个电话,父亲接的电话。二姐先说的,把我辞职的事一告诉父亲,父亲就急了,二姐赶紧把我们昨天晚上编的理由给父亲说了一遍,父亲的怒气像是小点了。

父亲又让我接电话,我接过电话后,挨了父亲的一顿骂。说我胆大包天,这么大的事都不商量一下,说我眼高手低,心不踏实,这么好工作都做不下去,说我不知好歹,以后再这么自作主张肯定会吃大亏。
我有心理准备,父亲在骂我的过程中,我又把编的三个理由给他说了一遍。

我拿定主意,他骂他的,我解释我的。最后父亲可能不愿意说了,把电话给了母亲,母亲又是一顿唠叨,我还是说那三个理由。

最后二姐接过电话,说通话时间太长了,话费太贵了,过两天我们一起回家。这样才把电话挂断。

我辞职的最大难关,就这样过去了。

二姐问我想在哪里复习考研,我说想在他们这里复习。

我可不想回家面对父母,也不想面对村里人的询问。二姐和二姐夫他们早出晚归,去市场一去就是一天,白天家里没人,影响不到我。家里也没电视,晚上他们回来后,吃完晚饭他们一般是出去在附近逛逛,也影响不到我。

1月份考试,在这里我要待4个月。

给父母打完电话的第二天,1999年10月11日,二姐和我一起回了一趟家。

到家后,父亲还是不愿意理我的样子,但是也没再说什么。我和二姐吃过午饭就赶紧回济南了。

我把考研需要的书、一些衣服等都带到了济南。

我住在二姐和二姐夫租住的房子里,开始了我的考研复习之路。

第三章 开始复习,我有些恐慌

1999年10月11日开始,我在济南二姐和二姐夫租住的房子里,开始复习准备考研。

从家里来的时候,母亲给姐姐带了一大袋子50多斤面,还把我中秋节发的大米和花生油都给我们带上了。母亲还给了我200元钱,加上我在园林场上班时母亲给我的钱,我手里一共有300多元钱了。这是一笔不小的资金。

当时,新上班的机关干部,实习期工资每月也就300多元,转正后也就400多元。
母亲让我有空也买点菜或是生活用品。母亲的意思是我在姐姐姐夫那里住,也不能白吃白喝,虽然姐姐姐夫不会说什么,但是我不能没数。

我每天早上6:00左右起床学习。二姐每天早上7点左右做饭,有时在外面买点包子、油条当做早餐。我们一起吃过早餐后,二姐和二姐夫7:40左右出门去市场,我一个人在家复习。

其实,在大四上学期末,也就是1月份,我参加过一次研究生考试。当时我想吃个“大瓜”,报的是北京XX大学,当然是没考上。原因有三条:一是自己专注度不够,准备考研期间,还经常学习一些没用的东西,比如计算机知识;二是自己的基础还不够扎实,数学和英语没能考出高分,专业课是报考学校自主出题,和本校路子不太一样,也没能考出高分;三是北京的学校竞争激烈,虽然我过了国家线,但是没能进复试。

后来,在寒假期间得知我们县对我们这些重点大学的学生进行统一分配,我考研的心思就没了。

大四下学期,其他人都忙着找工作,我却整天忙着玩。至于毕业设计,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我边玩边做,轻轻松松地就完成了。

从1月份到现在,10个月了,我近乎没有看再认真地看英语、数学及专业书。当我静下心来复习时,我陷入了惶恐之中。

一些很简单的高数题,我做不出来了;做了一套考研英语模拟题,我只得了40分;专业课里面的一些概念,看着面熟,却似是而非了,我做不到完整地解释和推算了。

我们考研考4门,数学、英语、政治是统考科目,还有一门专业课,一般是学校出题。数学、英语、政治每门100分,专业课200分,总分500分。政治很难拉开分数,拉分的就是数学、英语和专业课。

上大学时,我在班里的成绩还可以,算是前几名的学生。可是,我们班学风不太好,总体成绩偏低,毕业时,班里只有两名同学考上了研究生。我在班里成绩可以,只是“矬子里选将军”罢了。和其他班、其他学校的学生比,就检验出了我的水平不够了。

我考研算是“逼上梁山”。如果不说去考研,怎么对父母解释辞职这件事?更何况,我扯的“弥天大谎”,基本上都是围绕“考研”这个中心展开的。

我知道自己的不足,可是之前没有考虑那么多。当我真正拿起书、做完模拟卷的时候,我内心充满了恐慌。

这么久没学习了,加上底子也不算好,怎么去考?还有4个月就考试了,这么多知识点不会,怎么复习?能考得上吗?我一遍遍地问自己。

这时候,我有点后悔了。干嘛要辞职呢?要是考不上,怎么给父母解释?即使春节后找工作,这半年也是浪费了。最初开始复习的几天里,我一直处在一种恐慌和焦虑状态中,根本定不下心来学习。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我不断地暗示自己,重过程不重结果,努力拼上四个月,能不能考不上,交给老天爷吧!

就这样,差不多过了半个月,到了10月底,我才真正地静下心来踏实地复习。高数题还是不会,英语模拟卷还是考不了多少分,专业课里面的一些知识还是不熟。不管了,一点点啃吧,啃到哪里算哪里吧。

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学习计划。上午学英语,下午学数学,晚上学专业课。至于政治,我想到11月底开始复习,突击学上两个月。平时学英语、数学、专业课累了时,就抽空看看政治。

时间过的飞快,一眨眼,到了十一月上旬。研究生考试马上要报名了,我面临一个选择,报哪所学校。

在我还在犹豫不定的时候,父亲给我打来了电话,让我抽空给县人事局打个电话,说人事局有事找我。

第四章 人事局让我喜出望外

县人事局把电话打到了我家,说有事找我。

大学毕业报到时,我给人事局留了家里的电话号码。在那个年代,这是最便捷的联系方式了,还好我家装电话比较早。

父亲打传呼给二姐夫,二姐回了电话。父亲说让我给县人事局回个电话。

二姐夫有个二手的数字传呼机,当时买机子花了好几百,每月还要给传呼台交月租费,不过和家里联系方便多了。

很多人感觉99年我家就装电话了,有点不信,但我家确实装电话了,并且已经装了好几年了。我说一下我父亲当时干的工作,可能很多人就能明白了。

我父亲当时是农电工,从我们村81年通电开始,就一直当农电工。因为父亲高中毕业,技术比较好,除了负责我们村的供电外,还被乡供电所委任为附近几个村的农电工小组长,其他村的电工有处理不了的问题,就让我父亲去处理。乡供电所每月另外多给我父亲一些补助,具体多少,我现在忘记了。为了工作方便,所以我家既有电话,也有摩托车。

在这里我多说几句,一个农电工家里早早有了电话、摩托车,可能很容易被人喷“你父亲那时贪了不少、捞了不少吧”,如果有人喷,我也没法。我父亲当农电工小组长多干活、多领补助很正常。另外,当时农电工的补助就是在村民电费上适当加价,每度加上几分钱,交够上级的,剩下的就是自己的补助,这是供电部门定的,都这样。我记得我们村的电费是周边几个村中最低的,原因就是我们村没有偷电的,我父亲一眼就能看出谁捣鬼了;另外,我们村的线路也没有漏电问题。损耗少,就能算住账,电费当然就便宜了。有的村每度电加价1毛多钱都算不住账,个别月份电工还要自己垫钱。我们村能算住账,父亲的补助就有保障。

姐姐专门从市场上回来,告诉我人事局让我回电话。我在外面的公用电话亭给县人事局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我说:“你好,是县人事局毕业生分配办公室吗?”

对面说:“是的,你找谁?”
我说:“我是张xx,你们让我回个电话。”
对面说:“噢。你是前段时间分配到林业局的那个,是吧?”
我说:“是的。”
对面问:“听说你辞职了。辞职原因是什么?”
我想了想,然后说:“我想考研,所以就辞职了。”
对面说:“在单位上着班一样考研啊,要是你考上了,我们绝对不卡着你。还有其他原因吗?”
我停顿了一会,说:“没有其他原因,就是想考研。”
对面说:“你们这次分配的学生陆陆续续地有辞职的,局领导和县领导很重视,想了解一下你们辞职的真实原因。县里非常想把你们留下,为xx县(我们县)的发展注入力量。”

听到这里,我感觉对面的工作人员说话比较真诚,也想知道我辞职的真正原因,于是我说:“想考研,是我辞职的主要原因。另外,我们的工资太低了,我们单位没钱,说只能给我发实习期工资的80%,一个月300来块钱太少了。再就是我分到了园林场,我看不到未来。”

说完这些,我心里一阵轻松。我这算是给组织、给政府一诉衷肠了吧!他们听不听是他们的事,你让我说,反正我说了。

对面听我说完后,对我说:“你稍等,我记一下。你辞职的原因有三个:一是去考研,二是感觉工资低,三是分到基层,感觉没有未来。是这三条原因吗?”
我说:“是的。”

然后对面有几秒钟不再说话,应该是在记录。

对面说:“你去考研了,如果考不上,你有什么打算?”
我说:“考不上就找工作上班啊。”
对面说:“还愿意回xx(我们县)工作吗?”
我说:“只要有合适的工作,回去也行啊。”
对面说:“县里新推出了一个人才‘YY’工程(名字我也忘记了,意思就是招揽人才、留住大学生),对于愿意回xx(我们县),到企业单位工作的,在双向选择的基础上,县人事局安置工作,县财政给予一定补助,补助期限暂定三年,每月补助标准是事业单位转正后第一年工资标准。到企业后,企业工资该怎么发就怎么发,与县财政补贴不挂钩。”

我仔细听对面的话,迅速消化吸收着对面告诉我的信息。我捕捉到几点信息:一是县里有个“YY”工程;二是到企业工作,有补助,前提是企业要你,双向选择嘛;三是补助标准是事业单位转正后的工资,补助三年;四是企业该怎么发工资就怎么发工资,和县财政补助无关。

我迅速判断出,这是好事啊。在哪里工作不是工作啊,最关键是每个月县财政给补助,另外企业再给工资,相当于领两份工资啊。三年后,不想干了就跳槽呗。

我说:“有这么好的政策,我当然愿意回去了。可是,我现在准备考研,没法去上班啊。”
对面说:“你可以先与我们签订一个“人才引进安置协议书”,确定好工作单位,考完研之后上班也可以。”
我说:“需要什么手续?”
对面说:“你要来我们这里一趟,我们给你推荐几个单位,你选择一下,然后你需要和单位的领导面谈一下,单位同意接收,我们就可以签协议了。”
我说:“我什么时候去?”
对面说:“越快越好,最好明天就过来。”
我说:“好的。明天上午我就去。”

挂断电话,我喜出望外。考不上研究生也不要紧,有保底的了。至于双向选择,我不担心,还能没单位要我?

第五章 我选了水泥厂

挂断县人事局的电话后,我接着又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父亲说:“随你吧。考研还是得认真考,县里安排工作只是让你考不上以后有活干。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吃好一碗饭就行了。”

我答应着。父亲这么说,看不出丝毫的兴奋来,让我的兴奋劲也小了很多。

晚上,二姐和二姐夫回来后,我把和人事局的通话内容给他们说了一遍,告诉他们明天我要去一趟县人事局。他们倒是很高兴,但是也说既然定了考研,就要坚持到底;县里同意考完研后上班,那就考完再上班。

第二天早上6点,我准时醒来。我悄悄地起床,洗漱了一下,给姐姐留了一个纸条:姐姐,我到外面吃点早饭,吃完饭我直接去汽车站,坐车回县城。

我在一个小摊上吃完早饭,坐公交车到济南长途客运中心,已经7点钟。我买了票,坐上了去我们县城的公共汽车,发车时已经是7:20。

7点半左右,正是上班的时间,汽车、摩托车、自行车、行人川流不息,公共汽车在繁华的济洛路上行驶,速度慢的像乌龟。

到了泺口市场,公共汽车还要停一会,又上来了几个人,车里满员了。这时,公共汽车才驶出临时车站,继续前行。

过了泺口浮桥,公共汽车一路前行。出了市区,公共汽车就无所谓超员了。陆陆续续上了一些人,车厢过道里都站满了人,人挨人、人挤人,我想到的词就是“挤得如同沙丁鱼罐头”。

车厢里人多,天气有点凉了,靠窗的人又不愿把窗户打开,车里面的空气非常浑浊,行驶速度又慢,晃晃悠悠,从长途客运中心出来,1个半小时才到我们县城汽车站。

下了车,我长舒一口气。要是再坐上半个小时,我可真受不了了。

9点多钟,我到了县人事局,找到了昨天和我通话的主任,他姓卞,很和善、很亲切的一个人。

他和我聊了几句,就拿出了一个县属企业及重点骨干企业名单,让我从里面选几个,他可以联系企业,和我面谈,双方都同意的话,可以签订三方协议,也就是我、企业还有人事局三方签订“人才引进安置协议书”。

县属企业及重点骨干企业名单上大概有100多个企业,我从上往下看。我认为,排在前面的肯定是比较好的企业,在前面我发现了一个企业:xx县水泥厂。我对卞主任说,我就选这个企业了。

卞主任说,你不再另外选几个了?我说,先看看这个企业怎么样,这里不要我,我再选其他企业。

卞主任说,那你稍等,我得让局长给厂长打电话,人家厂长是正县级,我打电话不管用。然后,他出了办公室。

xx县水泥厂,我以前就听说过,以前是地区水泥厂,后来给县里面了。我父亲有个同学在这个厂里上班,听说效益很好。

不一会儿,卞主任回来了。他告诉我,局长和厂长联系了,让我现在赶紧去,去晚了厂长要出门。卞主任告诉我,厂长姓武,称呼武厂长或是武总都行。我说,谢谢主任,然后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水泥厂的大体方位我知道,可是从没有去过。从县政府大院(人事局在县政府办公楼上)到水泥厂距离不近呢。我就想坐个三轮出租车去,越着急,越没有车,好不容易来了一辆机动三轮出租车。我问他去水泥厂多少钱,他说3块钱,我知道他要的多,我着急去厂里,也没打价,直接就上了车。

三轮车突突突地跑着,晃来晃去,几分钟就到了厂门口。我下车付了钱,来到了水泥厂的门口。

很简陋的一个厂门,两个门柱上安着两扇大铁门,每扇门除了和门柱连接处有铰链外,中间也有两个铰链,组成了一个能四开的大门。门柱两侧,是两个一米半左右的小门,上面各有一扇小铁门,不过两扇大门打开后,就在里面把两个小门堵住了,只有关上大门后,小门才能通行。小门两侧,是向外的八字墙,白底红字,一边写着“质量第一”,另一边写着“效益至上”。办公楼是一幢三层的小楼,外墙面和大门门柱一样,都是青色的水磨石,时间久了,水墨石都发白了,水磨石之间的缝隙却有些发黑。

门口的保卫问我找谁,我说人事局让我过来找武厂长的,工作面试。保卫给里面打了个电话,把我给他说的话说了一遍,然后他让我稍等一会。不一会儿,保卫又接了个电话,放下电话后他让我去二楼办公室找王主任。

我来到二楼,看到冲着楼梯口的有两间办公室,门口挂着“办公室”的牌子,门开着,我敲了敲门,在门口说了一句:“你好,我找一下王主任。”

在最里面办公桌后,一个人站了起来,热情地对我说,“你是小张吧?武总有个客人,你先等一会儿。”

然后王主任让我坐在一个凳子上,他和我聊了起来,问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学什么专业的,家是哪里的。不叙不知道,王主任和我是同一个乡镇,我们还算是老乡呢,他的村离我们村有10多里路。

他知道我的村庄后,他说他有个婶子是我们村嫁过去的,他一说名字,我说知道,我们是一大家子,按辈分我得叫她姑呢。

我和王主任正在聊着,斜对面办公室传来了开门和说话的声音,王主任对我说:“武总的客人要走了,你等等。”然后就出了办公室。

不一会,王主任又回来了,对我说:“小张,走,去和武总见个面。”

第六章 顺利签约

王主任领着我,走到厂长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门里传来宏亮的声音,“进来。”
王主任领着我走进了武厂长的办公室。

两间的一个大办公室,在阳面,很明亮,武厂长坐西向东,坐在一张大大的老板桌后面。这是我第一次见武厂长。

他50岁左右,头发很密,国字脸,大眼睛,耳朵也很大。他坐在一张大大的藤椅上,个子应该很高,上身超出藤椅和老板桌很多。

他笑眯眯地看着我,轻轻弹了一下手里的烟,对我说:“你就是小张,张xx?”
我说:“是的,厂长。”
他说:“人事局李局长给我打电话了。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我说:“我学的是xx专业,xxxx大学毕业的。”
他说:“你会画机械图纸吗?”
我说:“会,我学过机械制图。”
他又说:“基建图会画吗?”
我说:“没画过,但是能看懂。”
他说:“听说你正准备考研,现在不能来上班?”
我说:“是的,厂长。不过我考上的可能性不大,1月份考完研我就能来上班了。”
他说:“像你这种情况,按说我们不该要。不过人事局李局长打电话了,县里的政策,我们得支持。县里为了留住你们,可费了不少劲。我要是不留下你,让你跑了,县里再找我,那就麻烦了。”
我说:“谢谢厂长。”
他又说:“不过,来了就得干下去,县里要求至少签三年的合同,你可别干着干着跑了。”
我说:“我会好好地在厂里干下去,不会跑了。”

然后,武厂长对王主任说:“带小张和殷总见个面,听听他的意见。”

然后,王主任带我去见了殷副厂长,或者叫殷副总,也是问了我学的什么专业、毕业学校、有哪些技能、会不会画图之类的,我一一回答。

殷副总问王主任:“武总什么意见?”

王主任说:“武总征求你的意见。看他的意思是倾向于留下。”

殷副总说:“我没意见。按武总说的办吧。”

然后,王主任领着我出了殷副总的办公室。

王主任让我在办公室稍等,他又进了武总的办公室。

一会儿,他回到办公室,对我说:“武总同意接收你了。你问问人事局需要什么手续。”

我用厂办公室的电话打给了人事局卞主任,告诉他水泥厂同意接收我了,我问他需要办什么手续。他说让我回去拿三方协议,让水泥厂盖上章就行。

我告诉王主任只需要在三方协议上盖章就行,王主任说那你赶紧回去拿协议,一会儿我给你盖上章。

我花了2元钱,打了一个机动三轮出租车回到人事局。见到卞主任,我拿到了三份内容相同的“人才引进安置协议书”,抬头处,甲方填的是“xx县水泥厂”,乙方填的是“xx县人事局”,丙方还没有填;后面落款处也有甲乙丙三方,乙方处已经盖上了“xx县人事局”的鲜红大印。卞主任让我在三份协议前后丙方处都签上我的名字并按上手印,然后告诉我去水泥厂盖章就行了。三份协议,水泥厂留一份,我留一份,给人事局送回一份。

我又跑回水泥厂,见到王主任,顺利地盖上了水泥厂的公章,并把一份协议留给了他。我本来想和武厂长、殷厂长见个面再走,王主任说他们有事走了。

我对王主任说“谢谢王主任,我能来厂里上班,多亏了你。我中午请你一起吃个饭吧。”

王主任说:“客气什么啊。我们是老乡。以后你上了班,我们就是同事了,吃饭的机会有的是。”

看他坚决不去,我再三感谢后离开了水泥厂。

我走着回人事局。路上,我花8块钱给卞主任买了一盒红塔山香烟。我看到卞主任抽烟,我想用这盒烟表达一下我的感谢。
见到卞主任后,我把一份协议留给了他。临出门时,我从口袋里掏出烟,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我说:“主任,给你买了盒烟,别嫌孬。”然后我扭头就走,卞主任一把拉住我,“给我买烟干什么?你拿着,拿回家给家里人抽。”说着就往我口袋里塞,我推让着,可是他坚决不要。推让了一阵,我觉得在办公室里拉拉扯扯,要是有人进来了不好,我只好把烟装了起来。

就这样,我离开了人事局。

20分钟后,我又坐上了去济南的公共汽车。

在公共汽车上,我感觉有点不真实,花不到一上午的时间,就定下了单位,还签订了协议,不敢想象的顺利啊。我心里充满了对两位主任的感激之情。

12点多,我又回到了济南。

第七章 考哪所学校?

济南,我又回来了!

我签约到水泥厂,感觉很高兴。在回济南的路上,内心充满了喜悦。可是当天下午,我回到了姐姐和姐夫租住的房子,做了几道高数题,我的喜悦马上烟消云散了。

做题的结果还是不会。这让我有了一种感觉:我的水平确实不行。我问自己,就这水平,能考的上吗?

自我肯定不易,自我否定却很容易。

可是,又想到如果就这样轻易放弃,别人会怎么看我?作的这么大,我得到了什么?万一要是考上呢?

还是得静下心来学习,还是得考啊!

从县城回来后,我又做了一件事,打听暗恋的女同学要考哪个学校。我没能直接联系到她,听另外一个同学说,她要考山工大。

而我,也就面临一道选择题,该考哪所学校。

一个选择是上次我报考的北京xx大学,一个选择是我的母校,还有选择就是山工大。

报考北京xx大学的好处就是去了首都,能够打开眼界和格局,如果考上,以后就业有优势。报考母校,最大的好处就是专业课沾光,熟悉老师的出题思路,专业课比较容易考出高分,还有就是只要进了面试,基本上就能录取。报考山工大的好处是离家近,并且有传言山工大要与山大合并,如果合并了,考山工大就相当于考山大了,还有,暗恋的同学也考山工大。如果一起考上,会不会把暗恋变成实际?

时间来到了1999年11月10日,研究生考试报名的第一天。该做出选择了。

头一天晚上,我思前想后,几乎夜不能寐。想来想去,我最先排除了北京xx大学。这所学校1月份我考过,虽然有了一次经验,可是学校老师出题思路不熟悉,专业课容易吃亏,从难度上来说,和山工大以及我母校对比,难度是最大的。

这样就只有两个选择了:山工大或是我的母校。我该选哪个?选哪个都有利弊。从难度上来说,母校是最容易考的;从离家远近来说,山工大最近,还有就是有机会把暗恋变成实际。

我想到掷硬币决定。我把正面确定为山工大,反面确定为母校。

我掷出了硬币,硬币落地时反面向上。考母校?我犹豫了。在母校上了四年学,对她很熟悉,我其实不太喜欢学校的环境和学习氛围。还考母校吗?如果考上,又要在那里待三年。

再掷一次?我又抛出了硬币,这次是正面。考山工大?我还是犹豫。考山工大难度也不小,它也是211院校,还传出风声要与山大合并,今年分数线肯定会涨。

再掷一次!我第三次掷出了硬币。还是正面!好吧。拼了,就考山工大了!

很多年后,我看到一句话:当一枚硬币抛出第二次的时候,你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也许,我内心就是想考山工大。离家近,学校好,有可能把暗恋变成现实,这三个理由还不够充分吗?

至于不利因素,虽然有所考虑,当一个人做出了选择后,却不自觉地把它们最小化了。

1999年11月10日,我去了山工大,报上了名。同时,我还找到在山工大上研一的高中同学,请他帮我找一找我们专业前几年山工大考试的真题。

我给他留下我二姐夫的传呼号,告诉他找到的话给我姐夫打传呼就行。

报名回来后,我继续复习。

感觉学有所获时,我欢喜雀跃,豪情万丈信心大增;遇到不会的题目时,我情绪低沉充满沮丧。我经常不自主地问自己,能考上吗?

时而兴奋,时而低沉,如同炼狱。

同时,我在等待同学的消息。

第八章 重金求真题

同学一直没有给我姐夫打传呼。

在报名结束后的一个周末,紧张的学习让我十分地烦躁,我无法静下心来学习。我想,既然无法学习,那就去山工大找我同学吧,看看他帮我找往年真题找的怎么样了。

我在他的宿舍里找到了同学。我问他有没有找到我们专业往年的真题。

他面露难色地说:“我帮你打听了,可是没有打听到谁有。”

我很是失望。

这时,他同宿舍的同学说:“我有个办法,我见他们用过。”
我同学问他:“什么办法?”
同学的同学说:“重金求购呗。”
我问他:“去哪里求购?”
他说:“举个牌子,到宿舍楼门口或是餐厅门口都行。写上重金求什么专业考研真题。”
我同学说:“这是个好办法。”
我说:“一套题大概多少钱?”
同学的同学说,没正价,可以讨价还价。

我想了想,确实是个办法。谁也不认识我,举个牌怕什么!没有真题,就没法知道山工大老师的出题思路和各种题型的比重。只有找到真题,复习起来才有方向。

于是,同学帮我找了一张大纸,用钢笔写上“重金求xx专业考研真题”。为了醒目,又把字描粗描黑,在十多米的远处都能看清。

同学带着我到了某个宿舍楼前,同学说xx专业(我要考的专业)的男研究生就住在这幢宿舍楼,在这里有可能找到有真题的人。

我举着牌子,同学陪着我,在这幢宿舍楼门口站了一个多小时。每个进出楼门口的人都要看上我们几眼,却没人停下脚步。我不禁有些急躁。

我忽然想到,研究生考上后,不一定留以前的试题了,大四准备考研的人,说不定有试题。

我和同学一说,同学觉得有道理。既然这里没有,那就去我们专业大四学生的宿舍楼那里试试。

同学又四处打听我们专业大四学生男女宿舍楼在哪里,好不容易才打听到。

他又领着我来到了一幢宿舍楼前,这是一幢男生宿舍楼。我继续在楼门口举牌,他还是陪着我。

进出楼门口的人很多,还是没人停下脚步。我举牌子的手也累了,就垂下双手,把牌子放在了身前。

我们在楼门口站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到了吃饭时间,一些学生拿着饭缸子和碗,陆陆续续去食堂吃饭去了。

还是没人理我们。我心里想,完了,估计是找不到了。

同学说,要不咱们走吧,到吃饭时间了,我请你到食堂吃饭。

我说,好吧。

刚想走,这时一个人从楼里走了出来,看到我拿的牌子,放慢了脚步,又仔细看了看,却没有说什么,然后走了过去。

走了几步,他又回来了,问我:“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说:“我是xx大学的。”
他说:“你要真题,准备考我们学校研究生?”
我说:“是的。”
他又问我:“你平时学习怎么样?”
我说:“一般般。父母非让我考,我不得不考。”
他说:“噢。我有最近三年的试题。你能给多少钱?”

我喜出望外。

我问他:“你想要多少钱?”
他说:“一套100元,怎么样?”
这时,我同学说:“同学,我是咱们学校的研究生。一套题100元,也太贵了吧?就几张纸,哪能卖这么贵?”
我也说:“确实太贵了。”
他说:“你说多少钱?”
我说:“三套题,100元行吗?”
他说:“最少200。”
我说:“你也别200,我也别100了,三套题150元,每套题50元吧。也不光你自己有真题,其他人肯定也有,你不给我,我就再等其他人。”
他考虑了一下,说:“行。”

他说:“你等一会,我去拿试题,我们一起去复印。你出复印费,没问题吧?”
我说没问题。复印费能有几个钱?
他上楼上拿试题了。

同学给我说:“150三套题,有点贵吧?”
我说:“行吧。能找到就不错了。多花钱,省时间。”

不一会,卖我试题的同学又出来了。我们一起去复印,交上复印费后,我拿到了来之不易的三套试题。

中午,同学在食堂请我吃了一顿饭。吃完饭后,我离开了山工大。

我回到姐姐租住的房子,继续复习。

第九章 人生南北多歧路

花重金好不容易求购到了山工大前三年的考研真题,在拿到试卷的第一时间,我就开始考虑如何送给我暗恋的女同学。

她也考山工大的研究生,她现在应该还没有前几年的专业课真题吧。

不管从哪方面说,我有了真题,都必须分享给她。另外,我也想了解一下她复习的情况如何了。

我想,我们应该相互鼓励一下。即使是普通同学,既然都考同一所学校,彼此鼓励,争取一起考上,想一想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联系到她。我的毕业纪念册上有她的家庭地址,却没有她的电话。邮信到她家的话太慢了,恐怕耽误事,还是得想办法找到她家的电话。

吃完晚饭后,我翻看毕业纪念册上留有电话或传呼的同学名字,一个一个地考虑谁有可能联系到她或是有她的联系方式。

我记下几个电话和传呼号,在外面的公用电话亭挨个地打电话。同学没在家的,我和同学的家人说我是xxx的同学,让同学方便时和我联系。有几个同学找的工作离家近,在家住,打电话直接找到了他(她)。我简明扼要地给同学说,我想找xxx(我暗恋的女同学)的电话联系方式。接通电话的人都说不知道,不过有两个女同学答应帮我找一找。我给她们留了我姐夫的传呼号,告诉她们晚上可以呼这个号。

一个女同学在电话里调侃我:“打听xxx的联系方式干什么?准备追她?现在追是不有点太晚了?早干嘛去了?”

我赶紧解释说:“听说她要考山工大的研究生,我也准备考这所学校的研究生。我有这几年的考研真题,准备给她一份。”

女同学说:“都考一个学校的研究生,还是有想法啊。”

我说:“以后的事以后说,先帮我找找她的联系方式。”

女同学答应了。

我一边复习,一边盼望着某个同学能找到她的联系方式。

两三天过去了,没有同学打我姐夫的传呼。

在第四天的晚上,我和姐姐姐夫刚吃完饭,姐夫的传呼上就接到一个外地的号码。姐夫说可能是找我的。

我记下号码,赶紧跑到外面的公用电话亭拨了回去。

竟然是我暗恋的女同学!

我通过同学,费劲巴拉地找她的联系方式,有一个同学找到了她,直接把我姐夫的传呼号给了她,告诉她我在找她,晚上呼这个号就能联系到我。于是,她就联系了我。

接通电话时,她问了一句:“是xxx(我的名字)吗?”

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是她。

我的心跳忽然加速,嘴也张不开了,我停了好几秒,才说:“是我。我找了好几个同学,终于联系到你了。”

她说:“xxx(我的一个同学)说你在找我,什么事啊?”

我兴奋地说:“听说你准备考山工大的研究生,我这里有我们专业山工大往年的真题,给你一份看看,复习起来有方向。”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她说:“我没敢考山工大,我报的是咱们学校。”

我一听到她说报的我们学校,我懵了。

难道这就是人生无奈?难道阴差阳错才是人生常态?难道是前世回眸太少,只能换来今生短暂的遇见?

生活,你让我说什么?!
我现在能和她说什么?

在脑海中翻来覆去打了无数遍草稿的鼓励话语,准备了很久的毕业后的经历述说,都已忘记。纵有千言万语,却也不知如何说!

许久,我才说出一句话:“xxx说你要考山工大啊。”

她说:“毕业的时候确实考虑过考山工大,离家近,学校也挺好。后来觉得难度太大,还是报考了咱们学校。”

原来是同学没弄清楚,听到的是不准确的消息!

我不知道怎么挂断的电话,不知道怎么回去的,不知道到家后姐姐姐夫说了什么。我倒头就睡。半夜我醒来后,再也睡不着。我穿上衣服,走到大街上。

1999年11月下旬,午夜2点钟的济南,外面已是冬寒料峭,大街上路灯明亮,却空无一人。

寒风吹透了我的衣服,我却想体会一下这寒风的味道。

我觉得,只有全部思想对抗肉体的痛苦时,才能不去想思想上的痛苦。

我在街上逛了一个多小时,我脑子一团浆糊,我又迷迷糊糊地回到姐姐姐夫租住的房子。在书桌前坐了一会儿后,我写下了一句话:昨天已经过去,今天已经开始。努力吧。

我躺回床上,又睡着了。

早上起来,我又发起了高烧。

姐姐没有去市场,在家照顾我,姐夫自己去了市场。

还好,第二天我就好了。我继续复习。我对自己说:考不上是本事不行,决不能当半途而废的逃兵!

即使人生南北多歧路,君向潇湘我向秦,生活还得继续。

第十章 只管付出,莫问前程

有人说考研的过程是一个悲壮的过程。特别是一个人考研,没有朋友同学相互激励、鞭策,一切都要靠自己。

心态崩了,靠自己调节;题目不会了,靠自己硬钻;经常处于迷茫焦虑中,有时也想半途而废,真想放弃时,却又充满了不舍与不甘。

考研是痛苦的,单调乏味的,然而无论是痛苦还是快乐,都是考研人走向成熟的一段经历。

一路走来,我学会了承受和忍耐,学会了坚强和坚持。多年以后,时光不再记忆犹新。有时想起这段时光,我依然会为曾经为考研而奋斗过、拼搏过感到自豪和喜悦。这是一段为梦想而奋斗的日子,值得珍惜。

发过一次烧后,我又投入了紧张的复习之中。我知道自己的基础不好,从10月中旬开始准备考研时间也太仓促,拼命学、努力学,还有上岸的机会,稍一松懈,我就成为一名陪考的“路人甲”。

虽然日子过的煎熬,却总感觉时间过的太快。

一转眼到了2000年的元旦,姐姐看我天天在房间里没黑没白、没日没夜地学习,和姐夫商量着要带我出去逛逛。泉城广场建好了,我还一次没去过呢,他们想元旦晚上带我去看看。

2000年元旦那天下午,姐姐特意从市场早回来了一会儿,做了几个菜,姐夫回到家后,我们就开始吃饭。6点钟左右,我们打车来到了泉城广场。

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

虽然广场已经建成了3个多月,晚上来看泉城广场的人还是很多,不能说是人挤人,也是人头攒动。

广场上灯光明亮,高耸的蓝色泉标真的很壮观,虽然没看介绍,我已看出泉标是从“泉”字简化演绎而来。广场喷泉周围挤满了人,都在等待音乐响起喷泉喷出的那一刻。我们已经挤不进去,就在远处观看了一场让人叹为观止的喷泉表演。看完喷泉表演,又逛了逛其他地方。逛完泉城广场,已是晚上8点多,我们又打车回到了住的地方。

耽误了两个多小时的学习时间,晚上我又多学了2个小时,把失去的时间又补了回来。

我总是感觉时间不够,每天睡觉的时间越来越短,吃饭的速度越来越快,和姐姐姐夫说的话越来越少。

姐姐姐夫很是担心我,劝我还有一二十天就考试了,保持好状态就行,不能再这么拼了,要不然身体受不了。我嘴上答应着,却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多年后,我看到一句话: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看到这句话时,我立刻想到了那段考研时光。

即使再压缩时间,每天也就24个小时;即使时间再不够,时钟的转动也不会减慢一点。

2000年1月22日,我在一种学习渐入佳境意犹未尽、后悔没早着手考研、感觉还有好多知识点不会,多重感觉交织的复杂情绪中,走进了山工大的研究生招生考场。

进了考场,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想。

考吧,做题吧,我尽我所能,其他的都交给命运吧。

那段如同炼狱的时间,我拼命了,我付出了,不管结果如何,这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经历之一。现在想起,都不能抑制住我的感情。如果人生只重结果,那是不是只有成为高官、亿万富豪、院士才是有意义的人生?

世界上更多的是普通、平凡的人,每个人的人生,只要自己认为有意义,那就是有意义。只要经历过,就是有了可以自豪的财富!

第十一章 我很现实,却喜欢梦

2000年1月23日下午,我走出了山工大的考场。

出了校门,很惊喜地发现姐姐在外面等我。我问她怎么来了,市场里不忙吗?她说还行,姐夫一个人在市场上就行。她知道我下午就考完了,市场上不太忙,就来接我了。

她在校门口已经等了1个多小时了。

姐姐问我:“考的怎么样?”问完后,可能又怕我考的不好,接着又说:“考不好也没事,考完就行了。不行明年再考。”
我说:“感觉还行。”

我觉得考的还不错。虽然带着各种复杂的情绪进了考场,可是看到试卷时,我就心无旁骛了。

有的数学和专业课题目确实不会,因为没有练习过类似的题目。但是,也有好多我做了出来,只是不敢保证做的都是对的。
我想,数学能考到50多分、60分就够了。研究生考试,数学满分100分,考到60分已经是较好了。专业课虽然有前三年的真题,但是感觉今年的难点比前几年大了一些,更加偏向理论了。虽然专业名称相同,但是我们学校是应用方面多一些,而山工大是理论方面多一些。不过,我觉得还好,应该比上次考研成绩好一些吧。
管它呢,反正是考完了!

我说坐公交车回去,姐姐说打车吧。于是,我们打了一个出租车,回到了姐姐租住的房子。

姐姐说晚上不做饭了,等姐夫回来一起出去吃,庆祝一下。我说行。

回到家里,我既有兴奋感,也有疲惫感,既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也不时有一种后悔的感觉。要是早一点准备考研,应该复习得更充分一些吧!要是再刻苦一点、再努力一点,一些题目应该能做出来吧!

刚考完时,脑子是一种空洞的状态,回到家静下来后,脑袋反而像是一锅煮沸了的水,沸沸扬扬,却不知道为了什么沸腾。我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了不长时间,姐夫回来了,姐姐把我叫醒,我们在外面找了一个小餐馆,点了三个菜、一个汤。姐夫问我:“喝点吗?”我说:“必须喝点。”

我和姐夫喝了一斤白酒。姐姐说差不多了,想喝明天再喝。姐姐给我们一人点了一碗大米饭和一块把子肉,我和姐夫把桌子上的所有菜和汤一扫而光后,回家了。

疲惫加上喝了点酒,我回家躺床上后,一会儿就睡着了。半夜11点,我被尿憋醒了,醒来的第一刻,我没有想到要去撒尿,而是有点害怕,我怎么睡着了?我怎么没在学习?再一想,噢,研究生考试已经结束了……

再睡着后,我梦到我考上研究生了,我梦到了她……

第二天下午,也就是2000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十八,我背着被子褥子一个人来到xx县水泥厂报到。

我不想在家里待着等研究生考试成绩公布。不管能不能考上,我觉得人不能闲下来,一闲下来,人就懒了;闲的时间一长,人就废了。

第十二章 过客,过客,擦肩而过

考完研的第二天,我就到水泥厂上班了。

我一边上班一边等待研究生初试成绩。

2000年的春节,父亲说不上高兴,但也没看出不高兴。我猜,如果我不从园林场辞职,这应该是个高兴的春节。虽然我在水泥厂上班了,但是在他的眼里,企业远不如事业单位。

2000年3月16日,山工大公布考研成绩。为此我请了一天假,到山工大看我的初试成绩。虽然通过电话也能查询到成绩,但是那样只能查到自己的成绩。光知道自己的成绩没有用,我还想知道竞争对手的成绩。

我早早来到了山工大,在山工大XX楼前的公开栏上,已经贴出了我们专业所有考生的成绩。

现场看成绩的人并不多,我按考号很容易地找到了我的成绩:329分。

我心里一阵高兴。这分数比预想的稍好,我的目标是至少325分。因为去年工科考研应届生国家线是325分,往届生是320分。可是,面试、计算总成绩、录取,是不分应届生、往届生的。达不到应届生国家线,就意味着先输人家应届生一阵了。

虽然看到了我成绩,但是我还想知道我的排名,我隔着玻璃数着分数比我高的人。1、2、3、4……,我数到了第45名,分数是331分。我是第49名,和我并列的还有3人。我心沉了下去,我感觉,可能我考不上了。

山工大我们专业一共招45名研究生。我前面有46人,和我并列的还有3人,我又是跨校考研,面试肯定会吃亏。成绩比我靠后的山工大学生有都可能凭借面试把我刷下去,更不要说我前面还有那么多人。

我心里有点感叹命运弄人!

要是我考本校,这成绩应该是十拿九稳了吧!

唉,为什么要考山工大?

三毛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流浪远方;我却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撞的遍体鳞伤。

可是我知道,即使遍体鳞伤,也只能自己把伤口掩盖住。让别人看到你的伤口,顶多是换来一些怜悯的目光。

回到厂里,虽然感觉希望不大,我还是认真准备了面试。工作白天很忙,我晚上抽空复习。十多天后,国家线出来了,和去年一样,工科国家线应届生是325分,往届生是320分。可是国家线对于我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关键是排名我不占优势。

2000年4月,我参加了山工大组织的面试。综合成绩出来后,排名不仅没上升,还下降了。我估计,很多本校生的面试成绩要比我们高,因为面试考官都是学校的研究生导师,很多都给本校本科生上课,至少是面熟,对面坐着自己的学生,好意思给低分吗?

暗恋的女同学,压着国家线,顺利上岸,成为我们大学老师的研究生。

我心里全是酸楚……

山工大复试成绩一公布,我又开始准备2001年的研究生考试。这次当然是考本校。

这是三战了,我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水泥厂的工作,比我想象中忙得多、累得多,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复习考研,有时实在是分身乏术。让我再辞职考研,我已没有了勇气。

我和暗恋的同学保持着电话联系。

我告诉她我要继续准备考研,这次要考咱们学校。

我没话找话问她考研的经验,虽然她的分数还不如我。

我让她帮我找找我们学校去年的试题,我让她打听一下2001年的招生人数。

工作累了,学习郁闷了,有时也打电话找她聊天。

我给她说我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有1000多,好时候能领到1400、1500,问她需不需要钱,我可以赞助她,她说不需要。

我问她研究生课程紧张吗,她说还可以。

我问她学校的老师怎么样了,她说还是那样,就那几个老师,我全都认识。

树叶从绿变黄,直至凋谢。

那一年的第一场雪来得特别早。2000年12月份的某天,外面飘着雪,寒风呼啸,我躲在电话亭里,瑟瑟发抖地给她打电话,她幽幽地说了一句:“我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博士生。”

我听到后,好久没说话,许久后我说了一句:“挺好啊。”

她说了一句:“你也努力考上吧,上了研究生就可以谈女朋友了。”后面的话,我都忘记了。

从非常想见她,到我不想再见她,距离就是一个电话。

2001年1月份的考研,我参加了。考完数学,我就放弃了。放弃的原因,一是没有了非考上不可的想法。二是感觉数学考的不好。

考本校,很大因素是为了她。既然没有了目标,为什么还要那么执着!

当时的我感觉,一切都无所谓了……

人的选择有很多,人的生活也有很多。她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欠她什么。暗恋的种子没能开花结果,怨我,怨命运,不怨她。

2009年大学毕业十周年同学聚会再见时,我已是携妻带子。我们见面,相视一笑,她说我女儿很可爱。我们每个人介绍自己的毕业十年,我说的是:兜兜转转,都是工作赚钱;有老婆孩子了,现在在XXX上班,月工资X千。她说的是:研究生三年,教书七年,收获了很多快乐,感觉这份工作很适合我。以后孩子长大了,可以报考XX大学。其他的都没说,虽然我很纳闷,但是我始终没问。既没有问她,也没有问其他同学。

现在,她在大学同学群里偶尔说话。我没有加她好友,她也没有加我。

我现在的学历也是“研究生”,后来上的在职的。大学是工科,研究生专业却成了“XX管理”。钱没少收,我却感觉什么也没学到。除了填履历表时,不得不写,平时我更愿意说自己是大学本科。

第十三章 现在是人生,过往是回忆

《考研之路》写完了,谢谢大家。

1.一些朋友问我,你写的是真事吗?

我在这里给朋友们说一句:事是真的,但在表述上我运用一些语言艺术进行了适当加工。这些年来,我坚持记日记,如果我把日记本上的日记贴出来,相信没人愿意看。一些细节是真实的,但不能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毕竟这不是日记。它是对那段岁月的回忆,融入了我的感情。

2.为什么不向暗恋的女同学表白?

现在说原因的话,大概是上学时不知道她的想法,没敢没好意思表白;毕业后不在一个地方,贸然表白的话大概率被拒;后来都要考研,再表白时间点不合适了。当时寄希望于考到同一个学校,增加接触机会。没想到一犹豫一拖拉,没有了机会……

这不是悲剧。人生有很多的无奈,也有很多的擦肩而过,不是所有的喜欢都有结果。

3.你那么努力怎么还考不上研究生?

我一共考了三次。

第一次:一是自己专注度不够,准备考研期间,还经常学习一些没用的东西,比如计算机知识;二是自己的基础不够扎实,数学和英语没能考出高分,专业课是报考的学校自主出题,和本校路子不太一样,也没能考出高分;三是北京的学校竞争激烈,虽然过了国家线,但是没能进复试。

第二次:真的努力了,但是10月中旬开始准备考研确实有点晚了。从1999年1月到10月,几乎没怎么看书学习,好多知识都忘记了,需要时间重新拾起来。我大学所在的班,学风不浓,虽然我班内排名可以,但基础不算好,和其他考研高手竞争,确实有不足之处。最关键的是,报考了山工大,2000年报考山工大的考生增了不少,录取分数水涨船高。另外,跨校考研,面试确实吃亏。着手准备晚,基础不太好,学校录取分数提高,面试吃亏,多重因素叠加,我成为那个“路人甲”。

第三次:可能失去了目标和动力,当时感觉数学考的也不尽如人意,所以放弃了。可是后来出了成绩才知道,数学考的还行,但是遗憾地放弃了……

后悔吗?后悔也不后悔。

在那时,考上研究生,肯定不是现在的人生。不过现在也挺满足,知足常乐嘛。

4.媳妇知道暗恋吗?

知道啊。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不是吗?谈对象时,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媳妇问我谈过恋爱吗?我说没有啊。她不信。我说暗恋算吗?她说不算。但是她知道了我曾暗恋过女同学。现在有时开玩笑还会说起,但都是波澜不惊了。

大学毕业十周年聚会,媳妇见到了她,一眼就认出了她。能认不出吗?在毕业照上看了很多次了[呲牙]。媳妇说:除了学历比我高点,工作比我好点,有我漂亮吗?有我个子高吗?有我皮肤白吗?我说:是啊,你肤白大长腿,最漂亮了。

最难忘的一件事四年级作文400字,作文《难忘的一件事》?

全学科群,学习网课资料添加 微信:a350684171  备注:学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46097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z22.com/9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