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说说,回忆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说说?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日,再过6天就是二O二三年春节了。今早醒来拉开窗帘,一道美景突现在眼前,空中鹅毛般的雪花飞舞,地面洁白如玉,这场景增添了几分过年的气氛,钩起我对童年过年记忆犹新的一些美好回忆。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大的、最隆重的节日,在我的春节记忆中,童年的春节是最幸福、最快乐、最难以忘记的,尽管那个时候还很贫穷,甚至缺吃少穿。如果说出个中原由,大概应该越是贫穷时代的春节越是倍感幸福吧,因为平日里的饮食生活与春节期间的饮食生活反差太大,几乎过一个春节吃的好饭相当于一整年吃的好饭的总和,不像现在的生活水平,平日的饮食跟节日饮食差别不大,与过去对比,现在吃的、喝的几乎是天天在过年,所以节日气氛淡化下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记忆中童年春节最快乐、最幸福、最想留住的时间节点不是大年初一,而是大年三十晚上,因为幸福感和神秘感最多的时刻几乎都集中在这个特殊的夜晚。其实过年的精华时段就在除夕夜,过年就是过的除夕,过了除夕夜,熬了一个通宵吃完正月初一早上的过年饺子大都睡觉去了,这个年基本就算过去了,年味逐渐淡去,甚或心里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淡淡的伤感。有句歌词说的好,“一年三百六五个夜晚,最甜最美是除夕”,总结的真是恰如其分。

我童年里大年三十的幸福感是从早晨母亲把我从被窝里叫醒起来吃剩饭(一年难得吃上的白米饭)开始的,这个时候,母亲已经足足忙活了好几个小时,她先把半生的大米从锅里捞出一大碗加上其它点缀供奉在宗谱前的北桌子上,再并列摆上大枣饽饽等众多传统祭品,然后去把锅里的米饭做熟,炒好菜,一家人过年时段吃好饭的模式就此开启了,除了中间几天恢复吃地瓜、地瓜面饼子外,节日时期的好饭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

当时作为小孩子,最盼望过年,而过年中又最盼望腊月三十晚上几个循序渐进的程序,先是吃了晚饭后父母亲赶着孩子们早早上床先睡一觉,等待着午夜起来吃年夜饭、跟着大人们去走街串户拜年,这个时候母亲会把早就做好的一套新的粗布蓝色衣服送到每个人手里,然后让孩子们把穿了一年套在棉袄、棉裤上的破旧衣服换下来,套上这套新衣服。每到过年时的腊月三十晚上都能穿上新衣服,那高兴劲就甭提了。除夕夜让孩子们高兴的事继续着,换完新衣服后父亲就登场了,他笑眯眯地拿出一些毛票,一个孩子分给几角的押岁钱,岁数大的孩子少一点,年龄小的孩子多一点,有了这个可以自由支配的押岁钱,我首先想到的是天亮以后到村供销点买糖块吃,吃糖是小时候的最爱,不像现在血糖高白给都不敢吃,那个时候的人肚子里都太过委屈了,现在的孩子们是无法想象和感受到的。

半夜起来放鞭炮,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团圆饭,那应该是童年记忆中过年的高潮了。那个时候家庭成员是那么齐全,父母在,哥、嫂在,姐姐们在,真是其乐融融,幸福、快乐无比。时过境迁,光阴不复,如今父母不在了,哥、嫂4人只剩下1人,4个姐姐也走了1个,为此,如今每到过年时节都多添了几分唏嘘和忧伤。

童年时的除夕之夜还有一个让我难以忘怀的事,那就是几乎每年除夕夜我三大伯家的很愿取闹的四哥都先于我家里人起床,他总会在外面点上一个炮仗越过墙头扔到院子里来惊醒我们,我记得我大哥每次都会笑嘻嘻地说,又是盛培志过来叫门了,然后起床开门把这位我打小就特别喜欢的四哥迎进家里开始喝酒拉家常,除夕夜拜年喝酒也是农村的一个传统习惯。

俗话说“穷乐乎”,这三个字很值得品味,童年时代虽然很贫穷,但童年时光里的年味很浓,过年很乐乎,很幸福,很值得回忆,这种回忆是美好的,美好的回忆也是一种精神享受。

全学科群,学习网课资料添加 微信:a350684171  备注:学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46097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z22.com/7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