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社会的知识点,文化与社会的知识点框架图?

文化与社会的知识点,文化与社会的知识点框架图?

《断裂的年代:20世纪的文化与社会》

本期为大家带来的是艾瑞克·霍布斯鲍姆的《断裂的年代:20世纪的文化与社会》;林华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年。

20世纪是宣言的盛产期。之前的几个世纪中也有许多这类的集体声明,主要是宗教和政治性质的,但它们的名称不同,有叫请愿书的,有叫共同纲领的,也有叫呼吁书的,等等。其中有伟大的宣言,如美国的《独立宣言》和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宣言》,但它们基本上都是政府和官方组织发布的声明,1948年的《世界人权宣言》也是其中一例。大部分宣言都是在20世纪发表的。

宣言在21世纪还能生存下去吗?作为宣言的两大来源之一的政党和政治运动已经今非昔比。宣言的另一个来源是艺术;但随着商业社会的兴起和工商管理行话的流行,艺术也几乎完全让位于“使命声明”这个糟糕的发明。我所见过的使命声明没有一份是言之有物的,除非你专门喜欢拙劣的空话套话。如果把印刷的文字比作灌木丛,那么走不了几步脚下就一定会踢到这类的文字,它们通常都平淡乏味,都是像“祝您一天愉快”和“您的来电对我们十分重要”这样的废话。

第一,这种印象和感觉的洪流无法分为艺术家单独创造的各个不同单位。即使高级时装设计如今也不再被视为天才设计师的专有领地。第二,我们的世界是消费文明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对人所有愿望的满足(最好是立即满足)决定着生活的结构。

这就是21世纪之初“文化”和政治博奕中的两个玩家——政治和市场。它们决定着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的供资方式:是基本靠市场,还是靠补贴。提供补贴与否显然在很大程度上是政治决定。不过,还有第三个玩家,它决定什么可以生产,什么应当或不应当生产;姑且称它为“道德机制”。它既有否定的作用,如界定和压制不被允许的东西,也有肯定的作用,如弘扬好的东西。这实质上是政治的问题(也就是政治权力)。原则上市场只看什么赚钱,什么不赚钱,不管什么该卖,什么不该卖。在这里我不打算谈政治或道德正确性,虽然它不仅限于专制国家、教会,以及其他把僵化排他的正统思想强加于人的制度。

所幸的是,今天这样的情形比起上个世纪大部分时间来少得多了。最疯狂的极端正统的例子就是在阿富汗禁止世俗音乐,大肆破坏佛像的塔利班;随着不久前它的下台,极端的正统教条也许已成为历史。然而,对一些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题目或政治问题发表“政治不正确”的意见并非没有风险。在几个非常民主的国家中,有些话题仍然完全不能公开辩论,有些问题原来解禁了,现在又重新成为不能碰的禁忌。

那么,博奕中的三个玩家就是:市场、政治权力和道德要求。现在让我们像政治家声称自己的话被误引的时候常说的,“结合恰当的背景来看待它们”。

我们正处于政治非理性的时代,而且这种非理性又由于时代对未来的疑惧而进一步加强,在这样的新时代中,19世纪和20世纪知识分子那种古老的独立批评传统如何保存?当今时代有这样一个矛盾的现象:政治和意识形态的非理性与先进技术相安无事,甚至对先进技术使用起来得心应手。

今天的人类已经习惯于内心充满矛盾的生活;在感情世界和对情感毫无感应的技术之间,在个人经验及感知的范畴和无意义的庞大之间,在生活的“常识”和造就了我们生活框架的智力活动(在绝大多数人眼中)的不可理解之间,人需要不断地找到平衡。人类生活这种全面的非理性有可能与今天在科学和社会方面从未如此地依靠的马克斯·韦伯所谓理性的世界相容吗?诚然,由于信息传媒、语言及互联网的全球化,哪怕是最强有力的政府当局也无法使一个国家在实际上和思想上完全与世隔绝。然而,问题依然存在。

思想生产的工业革命与物质生产的工业革命一样,有两个原因:技术进步取代了手工技能;大规模需求使手工生产穷于应付。它的关键不在于大量生产具体的创作产品——各种形式的印刷一直是这样做的,却没有改变写作的特点,唱机也没有从实质上改变音乐,而在于它有能力取代创造。

作者简介:艾瑞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1917年~2012年10月1日)是享誉国际的著名学者,代表作有《革命的年代》、《资本的年代》、《帝国的年代》、《极端的年代》等等

全学科群,学习网课资料添加 微信:a350684171  备注:学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46097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z22.com/6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