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用一颗真心,传作文真经。

大家好!初冬时节,连续阴冷,总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温暖。六年级第四单元“笔尖流出的故事”中有一些写得不错的作品,现整理出来,以飨读者。愿每一个读者心中的温暖之灯长明。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先来阅读一组六年级同学的初创小说:

银杏树下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秋风轻拂而过,托起几片枯黄的叶,有的消散在了天空中,有的落在校园的人行道上,刚从县城转学来的明婉提着行李,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新的校园,洗得有些发白的衣角随风飘动着。尽管一身朴素,但是难以掩盖她清秀的脸庞。

时间过得很快,开学后的第一个月过去了,明婉各科成绩稳居年级第一,老师们都喜欢她,对于这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他们总会用一种欣赏而温柔的眼神看她。明琬尽管来自农村,但是性格并不内敛。同学们也和她打成一片。明婉此时的生活和窗外亭亭玉立的银杏一般,美好而幸福。几天后的班长竞选中,品学兼优的她不负众望成了班长候选人,而她的竞争对手正是那个从前的年级第一名。

那个之前的年级第一看着明婉,嫉妒得后槽牙都要咬碎了。她固执地认为是明婉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老师的欣赏,同学的追捧……于是她暗自下定决心,要让明婉付出代价,她要夺回属于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比如,那个班长的位置。

明婉发现自己自从成了班长候选人后,同学们变了,从前友好的女生们下课总是和自己的竞争对手一起躲着自己,同学们总是用轻蔑怀疑的眼神看她,排队时也把她挤到一边。

日子在日复一日的往复中度过,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打破了平静。一个女同学哭喊着对老师说明婉偷了自己的手表,接着没等明婉回过神来,那个女同学一把拉过她粗糙的书包,把所有东西一股脑当着围拢在一起的倒了出来,其中就有那块手表。其实,那是女生早上偷偷放进去的,她感到委屈、愤怒、羞辱,而那个女生正是自己转来后最好的朋友。老师也用极其冷漠而怀疑的眼神看着她,她感到一片茫然和一种落入深渊的感觉。

后来因为“偷东西”,明婉被开除了。她最后看了一眼银杏干枯的光枝,默默地走出了校门。

(作者:舒欣)

【阿宝点评】

校园原本应该是一方净土,少年原本应该是 一片冰心。至少对于从外地转学来的明琬初来学校的那段日子来说是这样的。然而,因为象征着权力的班长竞选让这一切变得那般令人唏嘘不已。品学兼优、待人和善的明琬在传统势力面前输掉了竞选,更因为一场栽赃的闹剧让明琬最终选择了离开……

作品内容有一定的深度,在情节铺陈方面还可以再处理得更好一些,要用残酷的真相之刃去剥离人心和人性。

愿真实的校园再无这样的悲剧,愿所有的少年坚守内心至为珍贵的纯真。


桂花情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秋天如约而至,校园里的桂花吐露出一树的芬芳。桂花是嫩黄、娇小的,但它氤氲的香甜气味,让整个校园都弥漫着桂花的气息。

下课了,淘气包张明再也忍不住了,冲向操场去摘花,结果,没等他摘完,一向铁面无私的班长王寒冰走了过来:“摘花!常规分扣一分!”“别啊,我的妈妈喜欢,我摘一点想送给她。”“不行!摘花就是摘花,没有理由。”说完就走开了。留下张明一个人蹲在地上哭泣,完全没有了淘气包的形象。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到了年轻的班主任李军这里。不料,他不但不责怪张明,还悄悄地跟王寒冰说:“你难道不感到奇怪,张明是个男孩子,调皮归调皮,为什么摘花吗?毕竟男孩子喜欢花花草草的不多。放学后,我们悄悄地跟着他。”“那……好吧。”王寒冰不知道这个新来不久的班主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是,当着老师的面,当了多年班长,有着丰富“经验”的王寒冰还是懂得什么时候该“保留意见”。李老师没再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放学后,李老师与班长跟在了张明的身后,没想到张明并没有回家,而是一直往前走,天色越来越暗,秋天的傍晚还是凉意阵阵,张明全然不顾这些,也没有发现“跟踪者”,继续往前走。

过了很久,他们居然发现张明在一处公墓停下脚步。他熟门熟路的走到了一座坟茔前,墓碑上赫然刻着:“慈母***之墓 孝儿:张明 立”。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仅剩一点点的桂花说道:“妈妈,秋天到了,我摘了你喜欢的桂花。我给您送来,只是有点少。妈……我……我现在过得很好。你放心,天快黑了,我得走了,下次再来看您。”

看到了这一幕,李老师和班长很感动。他们默默地快步离开。

第二天,王寒冰早早来到教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扣分本,把“扣1分”默默地划掉了……在她的心里,有个新的计划已经成型,她在等着李老师的到来,好把这个计划向老师报告。这个计划的题目叫“温暖”。

(作者:英桦)

【阿宝点评】

淘气包张明一向是冷面班长王寒冰的重点“关照” 对象。张明在校园里采集桂花被王寒冰“逮个正着”。 如果放在以前,无非是张明的“罪状”上面多加了一条 :破坏校园花草树木,换言之,班长的“功劳簿”上添了一笔功劳。然而,因为新来的年轻班主任李军指点迷津,让故事发生了大反转:张明的桂花是献给已长眠在下的母亲的。这让一贯“铁面无私”的王寒冰内心受到触动,进而将一日常规记录本上张明的扣分抹去。

整个故事设计感较强,铺陈有度。如果在语言表达方面,可以更具小说味就更好了。而这,需要日常的训练才能达到。


帘子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在旁边一栋楼的同一层的一间房子里帘子总是拉着,这不禁让年轻的设计师约翰十分好奇。他曾去瞧过,门口鞋子、鞋垫都有,甚至交给保洁员的垃圾都放在那儿。好奇心像磁石一样吸引着约翰。这一次,他决定去拜访他或者她。

他走到那个门前,敲了几下门,门里没有回应。他又敲了几下门,还是没有回应。他想着:“不会是个拒绝和外界接触的自闭症患者,或者是个空宅?如果是前者那我得帮助他走出这种状态。或许我可以帮助他。”他更加用力地敲门,这次有了回应,不过是一声粗鲁的咒骂。约翰不生气,反而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咔哒”一声门开了。门后传来一串十分恼怒的声音:“我是一名设计师,我接了一个重要的任务,请问你有何贵干?”约翰惊恐地睁大了眼睛——那是他最惧怕的上司。而上司的电脑屏幕上分明是自己辛辛苦苦半年的设计成果,可这分明是被上司“毙”掉的啊。尽管他曾经是那般费解和委屈,但是最终他选择了理解……

第二天,帘子依旧拉着。

(作者:乐扬)

【阿宝点评】

年轻的设计师约翰有着一副热心肠和一颗好奇心。当隔壁一栋楼的房间始终拉着窗帘,且不分昼夜点着灯。约翰的热心肠和好奇心最终驱使他前去探个究竟,最好能解决一个可能存在的自闭症患者或寡居的失能老者。然而,当门被敲开的那一瞬间,里面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更令他错愕的是上司正在夜以继日地在做着之前被上司“毙”掉的项目。而这个项目是约翰可以凭此一战成名的接近完成的作品。这让约翰不得不重新认识这个自己视为父辈的上司。

作品似在向读者称述一个略带诡异的职场故事,试图去揭开重重黑幕。


人间真情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世间纵有千般风景,最美还是人间真情。

——题记

那是一个冬日的黄昏,金黄的夕阳已落山头。寒风凛冽,大雪纷飞,整个城市都变得白茫茫了,马路上也都结了冰。

少年陆天正缩着脖子,行走在马路上。一阵寒风吹来,他不禁一激灵打了个寒战。没办法,这天太冷了!陆天哪怕里三层外三层地裹着,可还是冷得厉害。此时此刻,陆天唯一的想法就是快点回到家,好暖暖身子。

他走到路口,等着红灯。“嗒,嗒,嗒”一阵拐杖拄地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他回头一看,一位衣衫褴褛的老爷爷正向着路口走来。下一刻,老人的拐杖和脚同时踏上了前面一块滑溜溜的冰,老爷爷的重心往后一倾……

“噗通”一声响起,老爷爷重重地摔在了冰上,手里的扔杖也飞了出去。

老爷爷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嘴里不住地痛苦呻吟着。可人群只是在旁边围成一圈“吃瓜”。还说着闲言碎语,根本没人去管老人的死活。

陆天的内心涌动着同情、不解、愤怒。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大步走上前,挤开人群,走到那老爷爷身边,蹲下身子,用他在学校学到的简易急救法检查着老爷爷的身体状况。

这时,人群就瞪大眼睛,目光聚焦着这个热心少年。这时,一个油腻中年男人大大咧咧地说道:“啊呀,我说这小子是得了神经病呢还是笨呐,明知道这可恶的老人是来碰瓷的,还帮他,真是笨到无可救药了呀!”中年男的话引来一阵附和。更多的只是沉默。这些有声或无声的话语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嘲讽之意。这句话像一支利箭般扎进了陆天的心。

陆天十分生气,他的血液在沸腾,翻涌,青春的脸庞此刻已是通红。他大吼一声:“你真是蛮不讲理!人家老爷爷都摔骨折了,还没轻没重、捕风捉影地在这儿嘲讽人家,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中年男被抢白,一时语塞。他似乎没想到陆天的反应会那么强烈,羞得满面赧色,灰溜溜地退去。

“滴嘟……滴嘟……”一辆救护车飞速驶来,医护人员们把受伤的老人扶上了救护车,陆天怕老人着凉,赶忙把自己厚厚的的羽绒校服盖在老爷爷身上,医护人员在临关车门前还不忘给陆天竖了一个大拇指。

过了半个月,陆天所在中学的校长收到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

世间纵有千般风景,最美还是人间真情。

(作者:奕安)

【阿宝点评】

冰天雪地里,少年陆天偶遇滑倒在地的老爷爷。陆天不假思索地主动帮助,却遭到“吃瓜”路人的嘲讽。作品刻画了一个一直以来为人们所热议的话题:救人于危难之际和遭遇“碰瓷”之间的矛盾。令人欣慰的是陆天这位少年没有在吃瓜群众的“好言相劝”中迷失自我,而是坚守助人为乐的本性。在“扶不扶 ”这个难题面前交上了一份满分答卷。

诚如尾段的点睛之笔“世间纵有千般风景,最美还是人间真情”!


最后一片树叶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一家苍白而又阴冷的医院,狭小的病房外,是凌乱的脚步和刻意放轻的谈话声,到处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两位骨癌患者,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窗外的爬山虎。残秋。叶子一片片飘落。长期的化疗,使他们面容憔悴,也冻住了他们的心。其中一位患者刘樵对病友何快说:“叶子落完那一天,我差不多该走了。”何快正准备说点什么。可就在这时,门外的护士走了进来:“两位,该吃饭了。”两人都没吃,但何快对护士耳语了几句,护士退了出去。刘樵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也没兴趣知道。

之后的每一天,窗边的何快仍旧每天给视力不好的刘樵讲窗外的事。当何快讲一个打网球的人把网球打飞时,刘樵近乎愤怒了,很不耐烦地问:“叶子……我只关心叶子,叶子落了吗?”何快却轻快得像个正常人:“没呢!真奇怪,还剩一片。”刘樵几次去看,真的还有一片,粘连在枯藤上。他每晚都失眠,眼里全是爬山虎。“叶子落了吗?”“没呢!”“叶子落了吗?”“没有呢!”日复一日……

刘樵不耐烦了。

无尽的疼。

没过几天,何快还是死了,刘樵因为那一片叶子,坚强地活了下来。出了院,他很感谢那片叶子。走出医院大门,他走向医院后面的那片爬山虎。

根本没有何快描述的窗外世界,小桥,河水,网球场,全都没有,那里,只是一个蟑螂遍地爬,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

老爬山虎的藤,堆在角落,几乎成为污泥,而在一片画出的叶子下,一株幼苗坚强地生长着。

(作者:洵之)

【阿宝点评】

医院里的一个绝症病人编织善意的谎言去缓解同病房的病友,鼓舞病友战胜病魔的决心,让读者看到泰格特小说《窗》的影子。在表达上,善用短句,简洁的语言,独特的表达,让习作有了小说的感觉。对于初创小说的小学生来说,这是难能可贵的。


良药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太阳刚刚升起,花和叶子上的露珠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泽。一个小学生模样的身影在花丛中移动着。

在这个城乡结合部的小区里,每家住户都会自己种几盆花;有些老人还在这里要了几块地用来种菜。一只带有哈士奇血统的小狼狗端坐在篱笆门边,用和蔼的眼神看着进进出出的每一个人,但是如果遇到了他不认识的人,比如说新搬来的住户或者来探望亲戚的家属,他就会轻声叫起来。旁边坐在小木房里的保安李叔叔就会出来看。

小学生王亮左绕右绕,径直走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一个破旧的铁皮桶立在那里,旁边是一棵矮矮的树。树上长着像其他树一样的绿色叶子,那个铁皮桶里也长着一棵只有半人高的植物。这棵树和这盆花就是王亮和他的父母一起种的。

可就在这时,一个微微有些发福的女人走了过来。她是王亮的邻居张阿姨,有些爱管闲事。她恶狠狠地对王亮说:“我已经向物业说过了,你这块地的旁边就是我家的地!你家的树挡住了我家菜地的阳光。你要把你的这棵树砍掉,给我再腾一点地出来!”

“不可能!”王亮义正词严地说:“这块地是我父母从物业那里要下来的,那面不是还有一块吗?你为什么不去那里种呢?”

张阿姨的脸变成了红色,她忽然伸出手,使劲地摇起了那棵树,树上枯黄的叶子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你……你干什么?”王亮顾不得擦掉脸上因为惊讶和痛苦流下的泪水,大吼道。

张阿姨什么也没回答,扬长而去。地上还有一张她扔的纸条。

王亮捡起一看,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写着:到时候等你的这棵可怜的小苗开了花,你就让保安来评评理。如果这花好看,我就不再去摇你的树或者折你的小苗了!

一转眼,几个月过去了。一天夜晚,张阿姨拉着保安李叔叔来到了这个角落。眼前的景象让张阿姨几乎惊掉了下巴:那一棵原本普普通通的树上开满了纯白色的小花,而那棵小苗又长高了不少,上面开满一朵朵美丽的白花。

“这个叫昙花,开放的时间很短。”王亮头也不回地对背后的张阿姨和李叔叔说。“我想用它做昙花冻为我的母亲治病,幸亏没有被你给摘掉。”她一边说,一边回头看着张阿姨。

张阿姨一句话也没有说,呆呆地看着这美丽的昙花。这几朵不大的白花凝聚了一个女孩对母亲的爱,而她居然曾经想要扼杀这份纯真的爱。

昙花被采下来了,被一个女孩用作治病的良药。一份纯真的心灵终于被接纳并理解了。这味良药也将治愈那些自私的人心。

(作者:思敏)

【阿宝点评】

昙花一现,弥足珍贵。小学生王亮和邻居张阿姨发生了争执。令人欣慰的是故事结局还不错。昙花被采下来了,被用作治病的良药,也治愈那些自私的人心。


暖心一瞬间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一位少年哼着小曲走出校门,他是春蕾小学六年级一班的陆天。今天是周二,和往常一样,篮球校队训练结束后,他会先去吃晚饭,然后去上架子鼓课。

入冬后,天色暗得早了,陆天走在路上不禁打了个寒颤。看着路上车来人往,陆天的兴致又高涨了起来,一边走一边做投篮状,时不时地小跑几步,因为喜欢的美食正在向他招手呢。

很快,来到了他最爱的“老娘舅”。正要推门,一位老人拉住了他,颤抖地跟他说:“能帮我买速效救心丸吗?”说完就坐到地上了。看着面色苍白的老人,陆天有点慌了,心理嘀咕着自己该怎么办。马上,他冷静了下来,脱下校服盖在老人身上并嘱咐说:“老爷爷,您不要动,我马上帮您解决。”一个箭步他冲进了店里,让店员帮忙打120。然后就近找到了商场测温岗的志愿者,让他帮忙去买救心丸。

迅速安排好一切,陆飞再次回到老爷爷身边,这时已经有两位路人在照顾老爷爷了。陆天望着老爷爷痛苦的表情,焦急地询问过往的路人是不是医生。这时,一位阿姨跑了过来,说自己是医生并为老人进行了紧急救治。另一头,志愿者徐明正在飞奔回来,喘着粗气将速效救心丸递给了现场医生,老人吃下救心丸后,脸色便慢慢地好转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救护车来了,老人被医护人员接走了。

“嘀……嘟,嘀……嘟”看着远去的救护车,陆天的一颗吊着的心放下了,“咕噜、咕噜……”啊呀,快点吃饭上课要迟到了,他飞一般地冲进了“老娘舅”……

一周后,学校收到了一件校服还有一封表扬信,是老人寄来的。陆天救护的老人康复出院了,原来老人那天是来杭州旅游,他的家在上海,当时心脏不舒服,但药又吃完了,幸亏陆天的及时救护,才让老人度过了危机。

(作者:晟睿)

【阿宝点评】

在全民都在警惕“扶不扶”“帮不帮”的背景之下,少年乐于助人,和其他人合力救助老人。在一次课间聊天中,我得知这是发生在作者身上的真实的事情,难得的是作者运用初学的小说创作手法把这个故事呈现在读者面前。


无知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常在城里的表哥来到生活在乡村的表弟铁蛋家。

奇了怪了,才住几天,表哥便带了花花绿绿,大大小小的行李好几包,里面有很多时装,还有很多铁蛋叫不出名字的水果,浑身上下都是潮牌,惊呆了铁蛋这个乡村的野娃娃。表哥用满是嫌弃的眼光扫视着这个简陋而破旧的房子,却没发现,这个整洁的小房子里,埋藏着珍贵的宝藏。

表哥似乎并不好处。虽然铁蛋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表哥,可表哥一上来,就对铁蛋指指点点,问这问那的。农村长大的铁蛋怎么知道这些,只能呆头呆脑立在那儿。

“真无知!”表哥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笑容里满是鄙夷。

残秋,残月,残影。铁蛋在乡村的道路上健步如飞,而表哥只能慢慢地走着。“我们现在干什么?”“果子熟了,俺和你去摘来!”

来到树下,铁蛋脱下衣服,让表哥托着,自己如猴子般“嗖”地上了树。一个,两个,三个。铁蛋下了树,表哥问:“要果子干什么?”

“哦,没啥,随便摘几个。”

“你到底要干什么?”

两个人沉默地走在小路上,不说话,只是静静地走着。“这到底是什么果子?”表哥打破了沉默:“这又不甜,哪有我带来的好吃,你也太无知了!”

走着走着,铁蛋停下来了,停在一栋破旧的房子前。“怎么啦?”“我进去一下。”“我跟你一起,神神秘秘的。”“哦,那你跟紧一点。”

四周尘土飞扬,表哥皱了皱眉,用手捂着鼻子。一个流浪汉,蹲在草堆里。铁蛋把果子递给他。“表哥,这其实不是果子,是一味药,这孩子在我家门前晕倒了,俺从医药书上得知这个土方子可以治他,过几天就会恢复。”“医药书上会有土方?我们大城市,随便哪本医书都比这高级。”“表哥,咱村子不像那些大城市,一个村子没有正经医院,只有一些懂得如何抓药的老医师。这是俺找到最靠谱的方子了。”……这时,那流浪汉支支吾吾地正说着什么,铁蛋凑近了听:“真……谢谢你……俺,俺没爹没娘,第一次遇到,遇到心善的人。俺……感觉好多了!”

“嗨,没事儿,大家互相帮助,我们都一样。

表哥听到这话,脸上火辣辣的疼,不禁红了起来。回到铁蛋那个破旧却整洁的家,又看看自己凌乱不堪的房间,他更加羞愧了。他把铁蛋拉到一边说:“铁蛋……是我,太无知了。”

(作者:子佳)

【阿宝点评】

城里来的表哥一身品牌服装,吃穿用都是新潮的;在表哥眼中,朴实如泥土的表弟——农村娃铁蛋浑身上下都透着“土里土气”和“无知”,暑假里,表兄弟之间的“土”“洋”是那般的格格不入。然而,就是“土得掉渣”的表弟却用土法去救助一个流浪汉。故事揭示了“谁才是无知”,答案不言自明。


从星期一到星期天

作者:厦大附中 八年级十五班 黄宸

原载:《闽南日报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他们说,留下来的那个人比离去的那个人难受多了。我似乎太自私了,我不想让你难受,又想让你活着。如果真的有一天,再也没有一颗糖需要偿还,再也没有一本书落在窗台前,再也没有续下去的大道理,就算这样,你也记着我,那我就活着,说不定,还会偷偷地在你枕头旁再放颗糖,偷偷跟你道声晚安,在你黑白的梦境里,成为第一个有颜色的人。

七天结束了,我将永远留在这里看着你,看你长大,看你笑,看你哭,看你慢慢长得比我高,年龄也超过我。那这样,你就是一个成熟的大姐姐了,你不会再问那些蠢问题,不会跟所有人,就算是不喜欢你的人都好,也会把自己心里的想念埋在心底,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但无论怎么样,只要你在成长,我就会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小傻子,岁岁平安。

信封悄然落下,记述着初秋的那七天。

星期一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今天院里来了一个小鬼,是个女孩,她很脏,像被黑色粉末从上到下泼了一身似的。

我最讨厌脏兮兮的小孩子了。这样让我连午餐都吃不下了,天哪,她活像是从贫民窟逃出来的黑炭,唯一的白色,可能只有她的眼白了。

“晓茵,过来帮忙!”护工阿姨又在叫在我旁边发呆的女孩子。我蹲在台阶上,看着周围玩得正开心的小孩子们。我看着护工阿姨的口型,看样子她应该是要让晓茵在旁边搭把手。我没办法听见他们喧器的声音,我只能用我的眼睛去辨别他们的喜怒程度,我的世界是寂静的,我曾经看见一个腿脚不便的姐姐用口型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她似乎在说,好吵啊,但我从来都不觉得吵。

姐姐曾经用口型跟我交流,她说,她喜欢安静,她很羡慕我,其实不仅仅是我能够拥有一个安静的世界,还有我那能跑跳,很灵活的双腿。或许有那么一刻,我在心里是庆幸的。但我后来就不喜欢了,如果有人在我后面叫我的名字。我没法听到且做出任何反应,必须要等他人过来重重地拍我一下,我才能反应过来。可能是这个原因,当老师或阿姨抽不开身的时候,我一向不能作为帮助她们的人,因为单是叫我就很麻烦。

久而久之,就算她们正面朝向我,我能够辨认她们的口型,她们也不会让我帮忙了。

“黑炭”小女孩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她忽然看向了我,我看见了她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没有经过世俗的浸染,纯洁且无瑕,似乎能装下春天开得正盛的桃花,夏天仲夏夜的星空,秋天铺成一片的枫叶,冬天漫天飘舞的飞雪。如果丢下她抹得像黑炭一样的外表,她确实拥有一双常人不曾拥有的漂亮眼睛。

星期二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我又看见了那个“黑炭”女孩,不对,她今天变得很干净了。

三楼一直有个儿童娱乐场所,里面有玩具,也有绘本,有很多供小孩子玩的东西,那个女孩就坐在那搭着积木,她看着一次又一次倒掉的积木,好像有些迟钝,突然不搭了,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积木。直到好一会儿,她才重新反应过来,继续搭起来。

已经是晚上了,今夜没有星星,都被乌云笼置住了。我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我想,现在一定很吵,他们的嘴巴在动,还有一些小孩在大笑。但那个女孩一直没说话,像个哑巴一样。

我转过头看着窗外,突然想起我刚来的时候也不说话,很安静,老师一直认为我的语言沟通有问题,没办法和他人正常交流。直到有一天,我开口和老师说,我只不过是听不见,我会说话。

我会说话,但我不想说话。像这样的儿童活动时间,我就在一旁坐着,不说话不玩玩具,确实不让人喜欢。虽然有人用口型叫我“小哑巴”“小聋子”,我也不是特别在意。

我又转过头,将目光停滞门外,老师在门口看着那个女孩,她说,叫宁叶吧。

宁叶……

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像是个很幸福的女孩子的名字。

好吧,虽然不太喜欢她“黑炭”的样子,但还是祝她幸福吧。

星期三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宁叶竟然喜欢画画。并目好像对画画很有天赋,这当然不是我说的,是老师说的。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什么品位吧,我觉得她画的确实不太好看,而且画来画去也不过是房子栅栏之类的建筑物罢了。

她用手指戳了戳我的后背,我转过身,看见了她,不过我只能俯视着她,我估摸了一下,她大概比我小个两三岁吧。她举着新画的那张画给我看,似乎很艰难地憋出了一个字:“哥。”

我从她的手上接过了那张画,是一个女孩和一个长得高一点的男孩,还有一个梳着单马尾的人,我觉得那应该是老师。

令我吃惊的是她画的那个男孩,那个发型确实像我,不过,我好像和她不太熟,而且她刚来的那一天,我的眼神表现得也不是很友好。我有很严重的洁癖,实在看不惯别人灰头土脸的样子。

“是我吗?”我想确认一下这个男孩究竟是谁,我指了指自己,问。

她点了点头。这让我觉得我的推测是对的而又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宁叶。”我蹲下身来,眼睛平视着她,我认为这是最基本的尊重礼仪,“谢谢你,你的画,我很喜欢。”

宁叶笑了起来。

星期四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宁叶似乎在潜意识里已经和我熟了起来,她今天又画了六张画,每张都有我和老师。

她好像真的把我和老师当成她的亲人了。

今天下午我抽空去了图书阅览室,虽然那是年龄在十一二岁以上的哥哥姐姐的常去处,但我觉得我也想看看图书阅览室是什么样的。

我看的第一篇惊艳的诗歌,是在阅览室的书里看到的《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虽然我还比较小,但我还是觉得,死亦生,生亦死,它们是一种双生的关系。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如果是身体上的离开,这确实是大自然的发展规律,无人能破,如果是以灵魂论事,那我可能会永远地在这个世界上飘荡,但前提是,如果我遇到了那个对我好对我笑,因我开心而开心,因我幸福而幸福的人,无论是谁,我都会留在那个人所处之地。

虽然有时候说这些太过成熟了,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什么爱都算是爱,无论是亲情,爱情抑或是友情。

不过我目前还是没有遇到符合的人。

星期五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今天好倒霉,我摔了一跤,摔得我身体都要散架了。

结果我一天都在寝室里呆着。寝室很无聊,不能走又不能跳的。我撇撇嘴,心里想。

我终于在晚上出了寝室,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整个走廊很黑,伸手不见五指。我努力回忆着这个时间他们都在做一些什么事情。

好一会儿,我顺着记忆往儿童活动室跑去,那里开着灯,我顺着灯光,看到了在角落里的,又在堆着积木的宁叶。

我忽然觉得她有点傻,明明知道积木会塌却还是一次次地搭,明明知道我对她不过是一个大哥哥和一个小妹妹的友情,明明知道我一点也不喜欢她邋邋遢遢的样子。尽管是这样,她还是愿意把我当成哥哥,当成在这里除了老师的第二个“亲人”。

真是个小傻子。

她好像注意到了我在看着她,她放下了积木,跑向我,把我拉进了活动室的角落里,偷偷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是一个水果糖,葡萄味的。她似乎想说什么话,但又咽了下去,只说了两个字:“给你。”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老师给我的。”

老师很喜欢发糖果或者饼干给那些很听话的小朋友。我因为自从来到这里就很“透明”,所以似乎不论怎么听话都引不起老师的注意。我本来话就少,虽然在某种意义上是听话的,但老师总不能总把糖果给我,所以我收到的糖果还是比较少的。

“谢谢。”我剥开糖纸,将糖放入了嘴里,一种葡萄的酸甜从我的口中慢慢绽放开来,直至溢满了整个口腔。

谢谢你,小傻子。

星期六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我做了一个梦。

一个荒诞离奇的梦。梦中戴着帽子的,自称“六月小姐”的人说,明天有一人要离去,而这个选择权放在了我的手中。

“你会选择你离去,还是另一个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人的离去呢?”

她问了三遍,我答了三遍。我说,如果真的如此,我希望是我。虽然我根本不知道她说的人到底是谁,但我一直都这样。

可能这是一种奇怪的性格在我的身上放大的体现。我知道无论谁的离去都会让另一个人直至终生的想念,但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会选择离开吧。

今天宁叶在台阶上用口型问我,问我觉得难受吗,恨丢弃自己的父母吗,想不想离开。

我沉思了好一阵,这确实让人无法全面的回答。所以我只能回答,我在这里很开心,很快乐,除了“透明”一点,其他都很好。不论是老师,还是护工阿姨。我不恨父母,他们肯定有苦衷的。至于离开,我不知道是哪种离开,是离开这里还是这个世界。我暂时不想离开这里,因为在这里我很幸福。如果是离开这个世界,我一点也不想离开,我来这个世界应该是来找人的。应该有人会来找我,所以我还不想离开。

我当然知道她听不懂,我只是在小妹妹面前展示一下“聪明才智”罢了。但我对那个梦还是有些恐惧,我只好提前写好一封很“矫情”的信,塞进了宁叶寝室的门缝里,我想她会看到的吧。

星期天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他们在叫着,喊着,说有人坠楼了。我看见老师来到了阁楼下,她捂着嘴巴,清澈的泪水像汹涌的河流溢出眼眶。宁叶看着我,似平沉静了一阵,又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想用手去碰我,但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宁叶的眼睛变得湿润,雾蒙蒙的,她的裤子染上了一点血污,她的眼泪落在了我的手上。

似乎被老师和宁叶感染到了,其他小孩也哭了起来。我多想拭去他们的泪水,让他们不要哭了,我还在,但我无论叫得如何震天动地,他们也没有听见,只是继续落着眼泪,像生前的我一样。

“听说,你以前的一个朋友在信里给你写了伊丽莎白·弗莱的一首诗,能念一念给我听吗?”

宁叶从包里拿出我给她的那封信,缓缓念了出来: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没有睡去。

我是千百次拂过的清风。

我是雪地上闪耀的钻石。

我是撒向麦芒的阳光。

我是轻轻飘落的秋雨。

当你在静谧的晨曦中醒来。

我就是那安详的鸟儿,冲向天际,久久盘旋。

我是夜空中温柔闪烁的星。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从未离去。”

七天的记忆留于初秋,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也会在下一世再续的。

相信我,宁叶。

(指导老师:李新榜)

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六年级第四单元作文笔尖流出的故事冬日黄昏!

【阿宝点评】

李老师是我在头条号上认识的一位同行,后来又在某个群里加了我的微信。我看到他指导的发表在《闽南日报》的长文(3767字)后,这位八年级同学欲扬先抑的写法,层层推进的布局,凝练生动的语言等亮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星期一到星期天,看似循环往复波澜不惊的日子却因两个孩子之间纯真的友情而泛起涟漪。特殊学校的“透明人”一向只生活在属于自己的世界中,自得其乐,自含其苦,也自鸣“得意”。然而在新来的“黑炭”女孩宁叶到来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无论是宁叶的稚嫩的画笔下的潜意识里的“亲人”,又或是文中的“我”在一场荒诞的梦之后所作的抉择,这种超越友情的奇特的亲情溢于言表,读来让人唏嘘。


【版权声明】请尊重作者的原创权益,未经作者同意,谢绝转载。除最后一篇文章的报纸截图外,其余图片来自头条号图库。

全学科群,学习网课资料添加 微信:a350684171  备注:学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46097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z22.com/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