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无虑中学语文教学网课件?无忧无虑中学语文教学网试卷!

从教八年,我从未将一批学生连续教过两年,进入初中任教六年,也从未教过初二,但在二零零七年九月新学期伊始,这一纪录被突破了。

开学前,新任校长说可以根据各人所报志愿来决定教学课程的分配,沉闷的我呼吸到一股新鲜的空气,我已经厌倦了长期的繁琐低效语文教学,迫切地想“换个口味”,在申报时我第一志愿填写的是九年级化学,其次是物理,再次是数学,我的决定“石破天惊”,令众人惊讶。我在随后的几天根据当年上初中时的记忆恶补了一阵化学,在网上搜集了一些资料,有了七八成的信心,但最终未能如愿,还是跟班上教八年级语文。

由于是新教材,课本里大都是新课文,我还得从头开始来熟悉新教材。红艳也将一个叫“无忧无虑语文网”的网址连同她的用户名及密码一并告诉我,我就常常在网上备课,只吸取现成的作法就可以,省时省力。去年时,学校将一间教室改造成多媒体教室,上课时将提前调好的课件放映在多媒体设备上,学生学得兴味十足,自己也教得得心应手。每当我通知大家带上书本在多媒体教室上课时,学生们都会发出一阵欢呼。

开学第一天辉调进城里一中了,走的悄无声息,走的我情绪低落,他和我相处多年,教学水平和成绩一般,但竟然也调进县城。我迷茫了,教学教的再优秀有什么用,身边的很多人可不是做出了什么成绩,比你平庸的调走的调走,高升的高升,自己还在这个小天地坚守,为谁辛苦为谁忙?和我同室相处了一学期的丁丁调回本镇初中,听说和学校总务主任(会计)同样也走得很近。我忍受不了房间的湿气和霉味,经得姚会计同意,搬到西南角一个和学校的“机关”院子并排的小院子里,那里有三间房子,我住中间一间,东隔壁是教务干事的房间,西隔壁一间堆放着杂物。我的房间原本最早丁丁住着,格局和我以前的住房无多大差距,就是北边的窗户对着锅炉房的墙壁不能打开,我又可以有独立空间了,但却没有了精心布置的心思。

从零三年九月开始我负责学校共青团工作,将团支部发展成校团委,老师们都用“Ⅹ书记”来称呼我。团县委召集各乡镇及初高中的团委书记布置《少年月刊》和《当代青年》的征订任务,分派到每个单位《少年月刊》定三四十本,《当代青年》两本,众人都面有难色默不作声,无奈中县团委书记亲自点名让大家轮流表态,我则一直神情自若,心想:“又不是我掏钱,都将摊到学生身上,我们学校历来从学生身上收钱都很顺利,多订些,支持一下上级团领导的工作。”轮到我时,就说:“我们ⅩⅩ初中《少年月刊》订一百二十本,每班各十本,《当代青年》订十二本,因为班主任们都爱看,就每人一本。”此言一出,犹如石破天惊,众人侧目,领导赞许,给团县委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并在征订上树立了好榜样。

回校后就给各班主任开始布置,被师副校长知道了,告诉了校长。校长走到我房间,双手趴在椅子的靠背上对我说他的担忧:“现在订资料查得很紧,不让收学生的钱……要定的话,不要顶那么多,少订一些……”我被浇了一头冷水,上任校长从来就不管订团刊的事,学校团上的大小事任我全权处理,就反驳道:“这不是订资料,是团刊,每年都按这个数量订,再说,我都已经在会上表了态了。”“有没有正式文件?万一有人来查我好能够挡住。”“有,但还没有下发,我过几天到团县委那里取一份。”这个校长未免也太小心谨慎了。

由于我在学校团工作的出色表现,当年团县委有三个省级三好学生的指标,将其中一个名额交由我这个乡镇初中团委书记来选定。名额在手,思来想去定谁最合适。我班的马玉芬上进勤奋听话,处处堪称模范,家庭经济很一般,但一班的女生宁ⅩⅩ学习上更胜一筹,各方面表现在一班学生中也是楷模,听说家庭也不幸。后来天平还是倾向了我班的马玉芬,谁让我是她的班主任呢。按规定要写评优材料,还要制成光盘,为此她花了五十元,估计会让她心疼的。

一个月后的一天,我蹲坐在高台上,叫来她问道:“上一次刻光盘花了五十元,心疼不?”“她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心疼。”我也故意严肃地说:“你还要再花些钱,省三好学生的荣誉证要到西安去领,一来回路费得五六十元,还有吃饭、住宿。”看着她惊异的神情,我笑了:“别心疼,到西安后省团委负责接待,两天的食宿全包,不仅要参加大会领奖,还要开座谈会、参观、游玩,你见的都是全省最优秀的学生,让你好好见一下世面,学校的三好学生有什么好稀罕的,省三好学生将来中考高考都要加分,县上一共才三个名额,另外,还有伍佰元奖金……去西安时带上一部手机,方便联系。”她高兴起来,一扫刚才的脸上的愁容。

临走那天,本来团县委安排实验中学的老师带着这三个学生结伴而行,但我和马玉芬到县城迟了些,她没等我来就急着带另外两个学生坐汽车走了,我通过团县委联系上了那老师,她说就在西安火车站接我的学生。我带着马玉芬赶到到县城火车站,把她送上火车,毕竟是少不经事的农村初中女生,就对她千般叮咛万般嘱咐,不要和陌生人接触,有事找乘警,还详细交代到西安火车站后怎样下车,怎样出站,实验老师就在站口迎接,并告诉了电话号码。但还是担心她的安全,要是走丢了,可怎么向家长交代,火车来了,都想坐上去送,但又不想劳神从西安跑上一来回,又叮嘱一番后从火车上下来。两个小时后,马玉芬从西安打回报平安顺利的电话,我紧张地心才安稳下来。

零八年元旦到来了,一些班级都开始准备办晚会。在这所学校,作为班主任的我都已经办过几次或中秋或元旦的晚会,本已提不起兴趣,但还是被一些心劲大的班主任所感染。虽然满足学生的愿望同意举办,但这次我不打算搞唱歌跳舞那老一套,别出心裁地在班上宣布,晚上先在操场点起篝火放烟花,分组搞小游戏,完后在教室开“饺子宴”。我下午率领几个学生先在操场点篝火,到晚上时就是一堆篝火了,没想到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将那堆木材点燃,和电视上演的完全不一样,看着周围学生们期盼的脸,我心急起来,掏出钱派两个学生火速买一桶汽油来加大火势。汽油来了,装在一个白色小塑料桶内,我拧开盖子本想向火堆泼去,被一男生制止了:“老师,千万不敢,到时火就连桶里的汽油都引着了。”

他出了一个主意,从学生灶上拿来一些套夹饼的小塑料袋,将汽油分装在小塑料袋里,如同二十几个汽油燃烧弹,先扔一个,火苗一下子串起老高,都快够着电线了,夜幕一下子被揭开,变得明亮,学生中爆发出欢乐的惊呼声。又扔进一个,学生们又惊呼起来。校长来了,看我们的“创意晚会”,但不无担心火堆上空的高压电线,筹划不周详,下午怎么偏偏将火堆选在了高压线下。二十几个“汽油燃烧弹”扔完了,大家还觉得不够尽兴,但火堆还是没有完全燃起来。我又掏钱让学生买了些小烟花在操场燃放,有一种小礼花,一元一个,点燃后打到上空,散开成菊花形图案,在夜空的衬托下格外明亮绚丽,我像顽童一样不顾寒冷陪学生在操场四处放烟花,看他们欢呼雀跃自己也高兴得意。

时间不早了,夜晚的操场也实在太冷,玩不成竞技游戏,就回到教室,学生们已将桌子撤到四周,留出中间的空地。饺子宴要开始了,事前我让学生们每人从家里拿来一斤生饺子,并规定是要和父母一起包的,这样才有意义,但有几个直接从街道饭店买来生饺子,然后将这些形状不一馅也各异的生饺子集中起来,借用学生灶的锅灶,让大师傅煮了两锅,出锅后再用几个盆子乘起,刚端到教室,那帮学生都已经兴奋地敲起了碗勺,看他们一个个“嗷嗷待哺”的可爱样子,我也一改平日里严厉的脸色,和蔼和为他们乘上一勺一勺的热气腾腾的饺子。

第二学期刚开学,听到一个消息,主管教务的杨副校长要调走了,去县教研室。杨副校长三十七八岁,从普通教师干到教务主任,在他姐夫人秘书长的提携下当上了副校长,为人老实,工作勤勉,就是胆子小,很是谨慎,凡是总瞻前怕后。在会上,校长讲了些赞扬的话,然后请杨副校长作临别发言。杨副校长面带笑意,从他的从教经历讲起,起先在一所较偏远的农村初中任教,他骑自行车行驶了一个小时报得到,学校分的住房简陋,柜子陈旧,一块门板搭在用砖沏的墩子上就是床铺,他从角落里捡起一颗干瘪了的蒜头,顿生同病相怜之意,就种在一个杯子里,每天浇些水,竟然发芽成长了。这样他明白一个道理,不管环境如何艰苦,都要有信心,好好工作才能出头。

然后将他的从教经历,刚开始说,竟然哽咽无声,继而以手掩面啜泣起来,其他领导调走都是喜气洋洋,这种场面我从未见过,校长带头鼓起了掌,我们也掌声四起,杨副校长缓过神来抹去眼泪,愧疚对说:“对不起,让大家见笑了。”学校的原班人马一个接一个都走了,人才凋零,心生悲凉。

和我搭班教数学的英这学期请了产假,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接下这两班的数学,并给我叮嘱教数学的注意事宜,我自信地点着头,但心里却慌乱不已。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时心还砰砰直跳。愿望就这么不经意实现了,来的太仓促,应承的太利落,若是教不好,学生会怎么看,同事会怎么看。翻起数学课本,回忆起当年上学时学数学的印记,倒是不难,难的是如何给学生教。我上第一堂数学课,学生们惊诧,我也不自在,然后按部就班上课,自认为全都讲清了,原来是自己清楚,学习好的接受快,一些学生还是绕不过弯来。语文是感性思维,讲究用形象的描述语言,数学是理性思维,讲究语言准确简明。

不过,我还是尝到了教数学的甜头,备课轻松,批改作业更是轻松,虽然每天中午午自习两班有两摞作业要批改,那些计算题应用题证明题要一个一个看步骤,但仔细批改几本后,后面的就顺利多了,喜欢上了教数学。记得一次在新疆辣子鸡和众人喝完酒,都已经晕晕乎乎,刚好是午自习时间,教务主任“铁丝”都说就不要就进教室了,但我坚持要去,并扬言:“看我怎样在喝醉酒的情况下给学生讲题。”就带着酒气走进教室,拿起粉笔开始讲,但思维很是混乱整理不到一块,课本上的文字和数字满脑子飞舞,只得让学生继续做题,自己则爬在桌子上小憩。这学期期中期末两次考试,两班的数学成绩仍然保持了对老郭任教的三班四班的领先优势,和英教时的成绩持平。

来的师副校长比我们年长几岁,牌瘾也大,我们“三代两”的纸牌游戏有了新的“硬腿子”,就常在一起打牌,他的牌技高超,和他打牌总是提心吊胆小心翼翼,有了“炸弹”牌赶紧扔出去,要不然很可能就“窝”死在手里。校长笑着说:“你们的牌技远远撵不上师校长,当心将你们口袋的钱,可不要全输进他的口袋。”但我们还是无畏无惧乐此不彼。有一次,我们晚上先喝酒,后又打了一通宵扑克,才记起早读时校长要第一次听我课,我连忙胡乱看了一下语文课本,因太困乏了,上课时思维迟钝,一堂课泛善可陈,自己都不满意,课后不自信地询问校长听课感受,校长看面子勉励了几句,但我哪能解释说是因打了一通宵牌才没讲出效果的。

又有一次,我们在“小钢炮”房间里玩“三带两”,校长进来了,没有批评,坐下来观看,“壮壮”牌运不佳输了些,看的校长眼馋又心急,就接过“壮壮”的那手牌来替他打,他的牌打的着实不错,连连获胜,身边的零钱越积越多。房间里太热了,他索性将上衣一脱,光着上身毫不顾忌。正玩着,门口响起了询问声:“王校长!王校长在吗?”然后紧接着有人推门进来,我们一看是两个穿浅蓝色警服的当地派出所的干警来找校长,再看校长光着上身,手持扑克牌,腿前一小堆零钱,很是滑稽。校长起身穿衣,尴尬地对那两干警说:“闲着没事,陪学校老师们玩儿一下牌……”

新学年的暑期学习开始了,我们在“三味鸡煲”吃饭,老朱对我说:“ⅩⅩ,你要调走了?”我吃了一惊,但又故作平静地说:“没有,你听谁说的?”他嘴一咧:“你还瞒谁呢?咱们学校的姜ⅩⅩ、董ⅩⅩ也都走了,你还不赶紧到局里取调令?”回去后我打电话向JZ叔叔核实,进城的事总算办妥了。八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我从教育局人秘股李股长手里接过一张打印纸做成的凋令,从这一刻起,我的生活状态也随之发生里程碑式的改变。改变,这个词好陌生,也好让我心驰向往。这一刻距离上一次改变的一刻有七年之久,七年,好漫长啊,这里一成不变的生活和一块方寸小天地都快让我感到窒息。

我包了一辆“昌河”车回到学校收拾东西,卷起铺盖和装好杂物,和校长打完招呼,早众人的道别声中离开了这所我曾经任教了七年的乡镇初中学校,也离开了了我任教了九年的乡镇,这里一路走来,有过欢笑有过失落,也曾辛酸悲戚也曾意气风发,我九年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桐峪这块土地,我的多少汗水与泪水都洒在桐峪这块土地。虽然我有千般回味,万般感慨,但我的心早已飞向了我渴慕的县城学校。

(2013年7月17日)

无忧无虑中学语文教学网课件?无忧无虑中学语文教学网试卷!

全学科群,学习网课资料添加 微信:a350684171  备注:学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52460975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z22.com/1980.html